首页 > 价值

千亿“墓”后生意:云祭祀火了,但大多创业者倒在了A轮前

2020/04/06 09:42      新芽NewSeed charlotte  [用户 上传 ]  


  受疫情影响,全国多数地区暂停实地祭扫活动,也有不少园区实行预约限流等政策,很多人不能像往年一样返乡扫墓。网上“云祭祀”或让陵园“代祭祀”等方式今年又开始盛行。

  北京市各陵园3月19日至4月11日进行预约祭扫服务,每个墓穴每天只限预约3人。深圳在清明期间,全市暂停实地祭扫活动。同时也上线了“网络祭祀”,鼓励市民云端祭拜、居家追思等多种方式缅怀先人。清明节当天,市殡葬管理所代表市民举行一次简约祭扫活动。

  云祭祀改变的只是形式,网络祭祀、家族成员追忆交流、诵读祭文等祭奠形式亦可缅怀先辈,寄托哀思。

  从2013年,不少互联网创业者投身于殡葬行业,虽然殡葬业利润高,但因流程繁琐、供应商散乱、价格不透明等问题,难以打破线下商家已形成的“闭环壁垒”。大多数项目屡战屡败,倒在了A轮融资前。

  最具代表性的殡葬电商平台“彼岸”, 因成本高、收益差,在成立4年后倒下了。还有2014年,还未上线就曾获200万元天使投资的恩雪天使,也在成立一年后关闭了等等。目前看,殡葬业离互联网化还有一定距离。

  三四十万起步的殡葬

  在一份全国30座主要城市的墓地价格排名中,上海排在第一位,高端墓地每块近30万元,全市均价每平方米超过6万元。北京墓地,昌平区的一般均价在3万左右,六环内均价是6万,环境较好墓地十万起,高则三四十万元。就连宠物的墓园也激增,豪华墓穴也过万。

  根据服务的具体内容,殡葬服务行业可以分为遗体处理(火化、生态葬等)、殡仪服务(遗体处理、运输、化妆、出殡礼仪以及灵堂租赁服务)、墓地服务、

  其他产品销售及服务等四类。其中仅遗体处理服务由政府提供,墓地服务和其他产品销售均有私营企业参与,利润巨大。

  其中,墓地消费构成主要包括:墓位、20年管理费、安葬仪式、刻字描金、丧葬用品、墓碑及保洁等费用。一二线城市低档墓3万元、中等墓约7万、高档豪华墓可达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以中等殡葬消费构成为例:丧事消费10000元(含太平间、殡仪馆消费)、公墓消费70000元、每20年管理费7000元、寿衣8000元、骨灰盒5000元,还未算丧宴消费已超十万元,高等殡葬消费几乎三四十万起步。在北京若想葬的风水更好一点,怎么都要花六七十万。

  北京静安墓园部分价格截图

  连续数年入选国内十大暴利行业的殡葬行业,不是毫无根据。淘宝上一套批发价几十元的寿衣,售价往往达上千元,价格翻了不止十倍,诸如瑞林祥等出门品牌已高达9800元。成本几块的纸扎花篮、纸钱等,也卖到了几十到几百元不等。

  当层层加价的寿衣、骨灰盒交到消费者手中,“厚葬”观念影响下,家人在悲伤之余更不会去“讨价还价”,只想让亲人“体面的离去”。更有殡仪馆等与寿衣店勾结,共同打造了“天价寿衣”的利益链。

  据《2016-2021年中国殡葬服务产业市场运行暨产业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数据显示,我国死亡人口每年大约有1000万人。按照最低标准丧葬费用计算,假如平均每人2000元丧葬费,每年丧葬消费额近200亿元。如果再算上骨灰存放、购买墓地以及其他殡仪服务等费用,殡葬行业的销售总额将超过2000亿元。如此庞大的殡葬行业,骨灰盒、寿衣也只是一小部分。

  云祭祀火了

  “今年比较特殊,因为疫情我们市禁止去陵园扫墓。”位于湖北的林森对新芽NewSeed(微信ID:pelink)表示,“为了缅怀先辈,我家选择了网络祭拜。微信上就可以建立纪念馆,添加逝者名字,写下留言,还可以送上鲜花。”

  3月14日,民政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2020年清明节祭扫工作的通知》,倡导各地充分利用殡葬服务在线平台,开发推广网上祭扫、预约祭扫、远程告别等在线服务项目,远程祭扫渐渐走入大众视野。

  为了方便大家云祭拜,涌现出了很多平台。如「云祭祀」只需微信关注公众号。就可以为逝去的亲友,免费创建一个永久留存的烛光纪念馆,以便所有亲朋好友共同怀念与祈福。据其官网显示,截至目前已经祈福1.3亿多次。

  宇捷东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近几年开发了多个“云祭扫”产品。公司负责人贺伟表示,大众对远程祭扫接受度明显提高,远程祭扫不应只停留在敬献虚拟物品上。“后人可以将逝者生平事迹写在虚拟空间,让逝者生平事迹及精神文化得以留存,也可以让后世亲人看到,这样的纪念方式意义更大于传统祭扫仪式。”

  万佛华侨陵园自2002年开始就有了网上祭奠栏目,已开通建立了8000余位逝者的网上纪念馆,排名靠前的网上纪念馆累计访问量都在千万级别。据介绍,有建馆需求的客户,可以打电话向陵园申请,陵园将通过电话沟通、微信验证、快速建馆的模式,最快当天就能开通网上纪念馆。

  据企查查据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从事网络祭祀相关企业60家,仅2019年就新增网络祭祀相关企业19家,占企业总数的31.7%。全国网络祭祀相关企业中注册地在广东省的数量居首位,共16家,湖北省和福建省分别以9家和5家数量居第二、三。

  云祭祀外,八宝山革命公墓除了代祭服务外还推出智能咨询服务,由机器人代替人工进行相关业务解答,避免交叉感染风险。智能机器人叫“小安”,可以回答关于骨灰寄存、查询逝者信息等几十个业务问题。

  据了解,今后北京市网络云祭扫还将通过多种方式实现公众的更多需求。2020年清明期间,部分陵园、骨灰堂等还将开通网络直播,向逝者家属展示祭扫现场详情。直播中,家属也可以留言祭奠,或可将录播分享给家人和远在异地的亲属,共同思念缅怀。

  千亿市场,创业却多倒于A轮前

  毫无疑问,殡葬业是一门高利润的生意。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测算预计,2020年中国殡葬行业的市场规模将在5000亿元左右。而中国殡葬协会更是曾预测,2020年中国殡葬业消费额将高达6000亿元,到2023年会达到1万亿元的规模。

  目前为止,中国的殡葬市场还没有完全开放,广大的农村地区还没殡葬市场化,行业整合空间和商机非巨大。而这些“墓”后生意毛利极高,也引得资本追捧。

  2014年11月,福寿园(01448)以2.793亿元收购了辽宁观陵山艺术园林公墓有限公司70%的股权,该陵园面积为5000亩。虽然福寿园在港股上市,但其业务一直根植于大陆,此前还获得了王思聪的普思资本的青睐。

  如今福寿园是中国最大的殡葬服务提供商,其2019年的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年度收益总额约人民币18.5亿元,与上年度比较增加约12.1%。实现净利润人民币7.35亿元。

1.jpg

  企查查数据显示,全国祭祀用品与服务相关的企业一共有7604家,从地区分布来看,云南省的相关企业数量最多,共1125家,占相关企业总数的14.8%。湖南省和广西省的相关企业数量次之,分别为772家和534家。

  殡葬业虽然收到了追捧,但因集中度不高,流程繁琐、供应商散乱、价格不透明等问题长期难以解决。互联网殡葬创业者发展波折不断,多数倒在了A轮前:如上线近4年,曾试图打破传统殡葬业的“互联网+”殡葬平台“彼岸”因成本高、收益差2017年被迫关门;墓地团购公司“恩雪天使”后来也悄然关门,还有殡葬电商品牌“恩华情”, 因运营成本猛增而线上业务拓展迟迟不见突破也倒闭了等等。

  相比传统祭扫,网上建立纪念馆,用视频、音频、图片、文字等多种方式祭奠留念,不受空间时间的局限,更加便利。远程祭扫虽然不能完全代替传统祭扫,但为大众祭扫提供多种选择。受制于风俗及传统获客渠道尚难取代等因素,行业互联网化还需要一段时间。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等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mt.cn,管理员将及时处理。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