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观点

京东还剩下多少久经考验的战士?

2021/01/13 11:18      银杏财经 吴不知  


  转自公众号:银杏财经(ID:yinxingcj)作者: 吴不知

  过去一年,京东股价大涨131.32%不能说不耀眼,可看着亏损的拼多多暴涨343.18%,市值赶超自己,刘强东一定不太满意。

  一番乾坤大挪移之后,又是一副旧人哭,新人笑的场景。

  每到岁末,大厂高层都很忙,不同于其他大厂忙于准备年终总结与工作汇报,亦庄经开区的京东集团总部大楼里,高层们正忙着腾位子、挪屁股。

  12月21日到30日,十天时间“三驾马车”连换两位马夫,先是数科陈生强,后是物流王振辉。取而代之者,一个是原CCO(首席合规官)李娅云,另一个是根正苗红的管培生余睿。

  论交情,二人不亚于前任,李娅云服役十三年,比当年给东哥卖碟的陈生强不差丝毫;余睿连带“童子军”时光约摸十二年,甚至比王振辉的十年履历还多出两年。

  业务负责人调动原因繁多,KPI未达标、业务推进不利、拍了桌子骂了娘、组织架构与战略调整、年事已高等等,不一而足,但在短时间内密集调动,让人想起了五十年代初冬春之交的旧事。

  熟谙国史的人都知道,那次调换,因为各大区一把手进入中央,引发一系列变动,后来多次运动皆始于此。《旧唐书》告诉我们,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京东这次人事大调整,或许在酝酿另一场大变革。

  陈生强不懂“规矩”

  去年11月25日,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举行,会场前台酷炫的大屏上书十五个大字“从数字中来,到实体中去,与产业共进”,行文深得群众路线之精髓。

  陈生强登上舞台,一身藏青西服,意气风发地断定数字政府建设已经进入第四阶段,而这个阶段是数科在城市服务中非常核心的模块,可惜结论还没来得及验证,二十多天后,数科权力的中心里已经查无此人了。

  从CEO到副董事长,面子上不大过得去,于是为其特设了“集团幕僚长”的职位。幕僚长在白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到了京东集团,幕僚长或许就真的只是门客而已。

  权力结构这次大洗牌,陈生强已退居二线。从业务上来看,大厂上一个“聚焦前沿发展”的周光平博士,在出任小米集团首席科学家之后,到今天已经离开小米700来天了,就连接受采访,也要先等组织批示。

  图示:陈生强

  除了聚焦前沿发展,陈生强还背负着“战略规划、产品打磨、技术升级上进一步构建……核心壁垒”的重要任务,听起来有点像小米参谋长张峰所扮演的角色。

  同样贵为集团高级副总裁,地位却截然不同。张峰刚刚成为小米“合伙人”,这个含金量十足的头衔无疑暗示着他还是老板的自己人,但幕僚长陈生强还是不是老刘的兄弟,就很难说了。

  接替陈生强的,是素来低调的李娅云。据界面新闻引述京东知情者的消息,她政府合作背景深厚,可能比那位曾经在机要部门享受副处级待遇的龚女士还要有来头。

  刘强东曾对外放风说,希望有女性当上京东副总裁,他没有任人唯亲找家里人,而是在集团内部挖掘,如今看来是遂愿了。

  李娅云鲜有公开报道,百度百科上的词条也是她擢升数科CEO当天创建,根据词条内容看,她进入京东很早,履新前是京东集团COO,负责监督合规、法务、审计与信息安全。

  也许透露出京东数科业务大方向将做调整的苗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人事调整之后,业务调整接踵而至:12月30日,京东集团发布消息,打算把旗下云与AI业务整合到京东数科。

  秉承着“新闻越短事越大”的原则,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合并。

  两个月前,京东数科、天星数科等一大批科技金融企业都在观望,如果蚂蚁闯关成功,那么自己是顺风行舟。可惜蚂蚁倒在了临门一脚,且未来几年都不大可能在国内IPO,京东数科只得掉过头来解决自己是姓“金”还是姓“科”的问题。

  将云与AI业务纳入数科有助于降低金融权重,不过内部那些不计其数的金融背景高管,又将何去何从呢?

  陈生强一手缔造的京东数科,七年时间,迅速成长为千亿级别企业,不过也存在尾大难掉的隐患,数科不可能出现第二位首长,对于刘强东来说,退居幕后的危机感,或许让他萌生了“削藩”换马之意。

  这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七年之痒,不止会出现在男欢女爱之中。

  从内部人员结构看,金融履历的高管在数科占了很高比例,在姓金姓科的问题上,可能与非金融履历的高管存在路线分歧:如果不做金融,那自己经营多年的人脉资源不就打了水漂吗?

  此外,李娅云代替陈生强,可以被看做是重业务转变为重合规。众所周知,数科接下来的首要任务不是IPO,不是如何服务企业,更不是做谁懂金融的朋友,而是如何应对蚂蚁上市未遂所引发的一系列蝴蝶效应,包括应对监管、释读政策,以及调整合作模式。

  强监管和反垄断高压之下,合规才是第一生产力。所以,换掉被人质疑没有投行背景的陈生强,主要原因是他不懂“摸金规矩”,而李娅云不仅懂规矩,还和规矩制定者关系密切,简直是替代陈生强的不二人选。

  CEO是公司的门面,特殊时期,让做合规的当门神肯定比会计好使。

  恩科状元代替旧“官僚”

  数科完成人事更迭十天,另一则人事调动再次引发热议:王振辉辞去京东物流CEO职务,由管培生余睿接班。

  至于理由,当然还是万金油的“个人原因”啦。

  比如常程是个人原因离开联想,2天后他走进了小米;黎万强让雷军没了参与感离职,也是个人原因;王航受不了周鸿祎的暴脾气,理由还是“个人原因”。外出创办好大夫,业内一度有“骂出一个CEO来”的笑谈。

  在社交媒体上,有京东物流员工表示对该次交接毫不知情,王振辉离职亦毫无前兆。同陈生强一样,他最后一次以“京东物流CEO”名义出镜也是在JDD大会中,彼时还在大谈特谈京东物流发展要打造全链条科技产品,供应链必将向数字化转型云云。

  2015-2016年,京东集团发生剧烈人事动荡,CTO王亚卿、CEO沈浩瑜先后离职,CMS蓝烨被架空,近10位高级副总裁离职后,有8个进入O2O战场。

  与此同时,京东一反常态地高调宣布两位老兵回归,一个是日后京东商城CEO徐雷,另一个就是前京东物流CEO王振辉。那是刘强东最需要人的时候,随后1号店告急,余睿奉命出掌1号店,这次救火为他日后接棒王振辉埋下伏笔。

  坦诚地说,王振辉在任内并无大错。不似其他业务,需要足够出彩才能赢得肯定,物流要的就是稳扎稳打、不出大事。

  回归京东运营体系七个月,京东物流成立,王振辉出任CEO,很明显他是刘强东相当信任的左膀右臂。王振辉也不负所望,三年时间京东物流大、中、小件商品网络已覆盖100%的大陆区县,自营配送服务覆盖99%的人口。

  而且业务类型得到很大丰富,“清流计划”既赢得了口碑,也收获了社会价值;“京准达”强化了京东末端物流能力;看上去略有违和的“京尊达”,虽不见得会带来多大收益,却是一次向C端市场拓展的尝试;而名声显赫的“无人仓”,不论如今是否普及,至少给物流智能化注了一剂强心针。

  去年8月,京东物流刚刚明确组织架构体系,分为7大区域、8个前台、7后中后台,即官方所谓的“梦想787”,意欲打通整个供应链体系。

  林林总总,积少成多,王振辉任内巩固了京东物流的业务,说一句守土有成不为过。值得注意的是,分拆京东物流之时王振辉就奉命执掌子公司,但总经理一位却握在刘强东手里没有松手。直到去年,受明尼苏达事件波及,才在工商注册信息上将总经理职务交给王振辉。

  只交笔杆子,不交枪杆子,要么是首长希望平稳过渡,要么就是不大放心后继者。

  王振辉的继任者是一个能让刘强东放心的人。余睿管培生出身,履历上白纸一张,比职业经理人的忠诚度更高。从基层一步步做起,先后做过华中、华东区总负责人,后来驰援1号店,相当有战斗力,他的业务能力与资历可以确保京东物流的业务平稳有序开展。

  图示:余睿

  2019年升任集团CHO(首席人力资源官),余睿最高光的时刻是完成了京东顶层设计,诸如组织与规范的《京东家法》和下放权力、释放基层自主决策的“Big Boss”计划。

  刘强东一向以兄弟待人,随着队伍越做越大,兄弟的天花板严重阻碍了京东发展。古往今来,兄弟模式最多也不过是梁山上的108个好汉,以及几十位降将。

  当然,还得接受朝廷招安。

  为了涤荡队伍,亟需规则治理,《京东家法》呼之欲出。

  立法班子是以余睿为代表的少壮派,2020年初公开信中,刘强东提到制度家法的出发点是“让战友把后背交给自己”,换句话说,他需要用法的形式杜绝那种朝自家兄弟开黑枪的情况。

  倒也凑巧,京东物流恰好是最先试点组织升级的部门,比如当年刚刚入职一年的京东物流华中区负责人樊军就感受到,“这么大的权力,我当时还不大习惯”。

  这很像古代帝王开恩科,招一群有特殊技艺的天子门生,让他们先在翰林院里编编书、喷喷人,待到考察期结束,便纷纷进入六部,掣肘首领官了。

  少壮派全面接手一线工作

  京东人事变革并非简单的新老交接。

  日前,晚点整理过各大厂新老交接的名单,从资料中可以发现,除了陈生强与王振辉两位“藩王”离职转岗外,CFO黄宣德早前退休,京东副总裁黎科峰也离开京东、外出创业。

  黄宣德的职务由前普华永道合伙人许冉接任,由于CFO专业性强,黄、许衔接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黎科峰的继任者是互联网营销老兵颜伟鹏(Paul),他早年在Google,后来到搜搜团队,由于搜搜被划给了搜狗,便离职去了京东广告部门。

  一个萝卜一个坑,黎科峰的两个职务——零售技术委员会主席和零售中台负责人也被悉数交给颜伟鹏。

  相比旧人退居二线、离职退休,拔擢的六位新人更引人关注。

  闫小兵早年间长期主持3C家电工作,是京东得以大杀四方的快刀。后来又陆续兼任3C 文旅事业部、全球售业务部以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负责人,清一色一线要职。

  过去一年,国际业务部调整频繁,加之海外业务折戟俄罗斯后又饮恨澳洲,就连想要通过投资方式介入的东南亚市场,也被阿里截了胡。

  两年前刘强东在内部传达了发力国际业务的想法,此时让最能打仗的人带兵,其意图已相当明显。

  闫小兵离开留下巨大的权力真空必须由资历高、能力强、信得过的人总领,于是服役十六年的姚彦中调任3C家电事业群。

  管理的核心是维持平衡,太多本土派上位难以掌控,因而必要的时候需要“掺沙子”,保持既严肃又活泼、既团结又竞争的机制才是管理者最希望看到的局面。

  女强人冯轶早年有北美工作经历,回国后曾创办家居品牌优曼集团与明希资本,曾在坐月子的时候为优曼集团敲定了一笔融资,整个过程只用了一顿饭的时间。可能调任大商超渠道事业群很可能是希望依仗她多年互联网经历和投资能力,拓展商超渠道。

  另一位“沙子”是缪钦。

  同样是从基层干起,余睿的基层生涯上写着京东,而缪钦的基层生涯是在厦门中山路美都商厦B1楼的麦当劳前台度过。此后数年,凭借努力和麦当劳成熟的晋升系统,成为这家快消品牌第一位本土副总裁。

  2009年,缪钦远赴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深造。读书为求知,在商学院读EMBA则是混圈子,缪钦和刘强东便因此有了交集。几年后缪钦离职,怀抱“茶叶界星巴克”的梦想创业,奶茶妹妹还帮忙站过台、擂过鼓。

  稍加梳理2020年以来京东架构变迁,会发现绝大部分都是各业务线的百战之将。年中,京东商城架构调整,始于闫小兵升任国际业务部,引发姚彦中与缪钦的平级调动。结合年末物流与数科的组织架构调整,京东商城话事人徐雷的地位稳固不少。

  有评论用“细化”与“穿透”概括京东商城的变革,相当精要。在内部,京东正在形成一套以“家法”为主轴的组织规范体系,一帮履历如白纸的年轻人更能贯彻刘强东的管理思路,他们是未来首长意志下到基层的传薪人。

  此外,大量有基层业务经验的人上位,而像陈生强、职业经理人是这次变革中的最大输家。

  终

  京东有没有“二号首长”并不重要,只要把官僚主义扔到粪坑里去把灵魂交给东哥就行,三大“藩国”挨个儿动刀,目的各有不同。

  京东商城的调整目的很明确,国内消费市场进入到深挖存量的阶段,倒是境外,尤其是东南亚市场还是一片蓝海。正因如此,如闫小兵这类的股肱之臣,老刘也不得不忍痛下放到国际部。

  好在京东商城换手不换头,只要东哥不让徐雷休假式疗养,他就是安全的。

  京东物流换上管培生余睿,既有检验“家法”成色的考虑,也有防止形成独立王国的意味。物流是基础设施,需要四平八稳、稳步推进,所以需要培养有看齐意识的话事人。

  综上,京东数科的变化并不完全是因为IPO暂缓,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形势变化导致斗争策略改弦更张。以前做金融,后来披着科技外衣做金融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于情于理,金融履历都没有2G资源那么香。

  更何况,周天子分封的诸侯,后期不但没能为拱卫京畿出钱出力,反倒惦记起了摆放在洛阳城中的九鼎。

  决定新老权力嬗变的因素千差万别,但在京东家法之下,纵使你给首长卖过碟,可只要以前没让东哥闷到过豹子,那么很难说你是自己人。

  徐总,您说是吧?

  榜单收录、高管收录、融资收录、活动收录可发送邮件至news#citmt,cn(把#换成@)。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