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现

2020,视频平台“有点难”

2020/06/04 16:00      锦鲤财经   [用户 上传 ]  


  近日,B站上涨2.45%,市值达117.61亿美元,首次超过爱奇艺116.72亿美元的市值。让人唏嘘不已,要知道早在2018年3月,两家公司相隔1天登陆美国纳斯达克。B站上市首日,市值仅31.3亿美元,相比之下,爱奇艺当日市值为110亿美元。

  两年过去了,情况出人意料,B站市值涨了近3倍,而爱奇艺的涨幅仅为6%,尤其今年以来,B站和爱奇艺的股价走势对比明显。数据显示,年初至今,B站股价已累计上涨78%,爱奇艺股价则累计下跌25%。

  无独有偶,作为视频网站三巨头,优酷和腾讯视频的处境也并不好。爱奇艺、腾讯、优酷一直被视为行业风向标,但就业绩层面来看,三大网站多年来发展得并不顺畅,盈利模式一直未能建立起来。

  对于国内的流媒体市场一直没有形成良好的生态,大多数视频内容平台没有找到合适的营收手段,加上今年的经济状况不容乐观,如何生存将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生存的难题

  由于疫情的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在线娱乐都收获了包括用户数量增长、用户使用时长增加等一系列红利。

  所以近期爱奇艺公布的2020Q1的财报就格外的引人注目。

  据财报,爱奇艺一季度营收76亿元,同比增长9%;净亏损29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18亿元,同比扩大61%。受疫情影响,公司在线广告服务收入同比下降27%,共计15亿元,爱奇艺表示,增长原因是平台高质量内容的增加。

  爱奇艺营收

  同样5月22日,阿里巴巴集团公布2020财年第四季度(截至3月末)财报。财报显示,阿里文娱集团所属的数字媒体与娱乐业务,在报告期内实现收入59.44亿元,同比增长5%。优酷日均付费用户持续健康增长,2019财年Q4同比增60%,全年同比增长50%,主要归功于2019年3月合并阿里巴巴影业;经调整后的EBITA亏损33亿元,去年同期为60.4亿元,同比收窄。

  腾讯视频虽未有公开的财报数据佐证,但2019年第四季度,2019年腾讯视频付费会员数增长至1.06亿,视频业务的全年营运亏损减少至30亿元。腾讯的媒体广告收入下降了10%。

  Quest mobile数据预计,2020年Q1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同比下降了19.9%,对在线文娱的广告收入冲击明显。巨额亏损难题仍然未能得到有效改善,这是视频平台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要直面的问题。

  一直以来很多人将国内视频网站和 YouTube、Netflix 对标,但不同的是,国外同行已经实现了依靠广告收入或会员收入下的基本盈亏平衡。

  从财报上看,三大视频平台已经逐渐开始注重开源节流,但未能盈利还是主流。对于早已不再“年轻”的视频平台,疫情红利即将消失,而痼疾仍在。

  天价版权,谁来买单

  视频平台们多年以来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尽管三大视频平台已占领国内7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仍不能摆脱亏损的困境。

  一直以来谁争夺到了用户眼前的那块屏幕,续费键的一次次的点击,谁更是争夺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大的话语权。

  但与Netflix一直保持着较强议价能力不同,在疯狂的版权抢购大战之后,内容制作方对中国视频网站的议价能力已被不断抬高。除此之外强大的原创能力也是Netflix蒸蒸日上的原因之一。

  而国内,演员的天价片酬,被炒上天的版权费用,广告收入的下滑,为抢占市场加大营销成本,资金的不正常使用,使得优质内容胎死腹中。尽管艺人的“限薪令”和剧集的“限集令”对降低成本起到了一定的成果,但具体效果无法量化。

  各家之间的军备竞赛仍然是成本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优质的内容必然吸引用户的增长,用户增长会带来广告收入,深知这一商业逻辑的视频网站纷纷烧钱在版权的竞争和自制内容上。

  剧集的版权价格被疯狂抬高,从最初的30万一集到百万一集再到《如懿传》的1500万“天价”,中国的电视剧版权飞升速度堪称突破天际。单集采购成本哄抬至上千万,广告收入却无法与之匹配。但并不是每家中国流媒体公司都能一直硬着头皮挥出大手笔。

  然而疯狂滋长的天价剧集的背后,是良莠不齐的影视剧质量。近来电视剧一部赶着一部扑,口碑下降,并没有给视频平台带来太大的收益。

  疫情冲击下,广告收入也在下降,控制内容成本就成了首要任务。今年来国家发布“限酬令”,以及三大视频平台联合六大影视制作公司发布《关于开展团结一心,共克时艰,行业自救行动的倡议书》中表示“规范剧集长度,在影视剧和综艺节目制作的各个环节严把质量,以期降低成本”。

  如果在明星、布景、特效等各方面都削减成本,那就只有在优秀的剧本、情节、立意构思,或者深刻反映社会现实等方面下手了。这些基本上都不是眼下能讨论的东西。

  内容的参差不齐,造成各大视频平台的用户黏性并不高。三大视频平台的竞争,使得优质内容分散,用户的“跑路”性很高。

  救命稻草在哪里

  经历了早期互联网“内容免费”的思维洗礼之后,国内的内容产业的付费制度相对于海外来看并不成熟,但现在互联网公司已经逐渐让用户愿意为内容买单。

  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视频网站,会员收入是它们变现的重要渠道,会员为视频网站带来的收入,远不止摆在账面上的数字。

  疫情期间“宅经济”盛行,引起会员数量激增,其中爱奇艺的2020年Q1的会员业务占据了其总营收的60.5%,已经占到了营收的六成,并实现了同比35%的增长,创一年来最高增速。

  而如今视频平台会员规模到顶,在线视频行业人口红利期已经接近尾声。平台走过了MAU广告变现阶段和MPU会员阶段。但还是连年亏损,探索新途径成了当务之急。

  于是“超前点播”这种神操作就诞生了,《庆余年》因此被骂上热搜。可在《庆余年》之前,腾讯视频就已经在暑期档大火的《陈情令》上推出超前点播服务。

  该剧在播出期间讨论度和关注度都迎来了顶峰,于是在播出临近尾声期间,腾讯视频顺势推出一集6元、总共30元提前观看大结局的全新模式。这项新服务提示会员用户,要想继续解锁新剧情就要付出更多观看费。

  尽管引发了用户的强烈不满,甚至有大粉呼吁抵制鹅厂,但还是架不住一些粉丝的热情。该剧的“超前点播”开启后,《陈情令》大结局的付费点播量达到520万,最后的点播收入高达1.56亿元。

  这让腾讯看到了该变现方案的可行性。在接下来播放的一些剧集上,腾讯视频都沿用了这一新的收费模式,试图将该服务常态化,引得其他平台纷纷效仿。

  “超前点播”并不是会员体系中唯一叠加收费的服务。日前爱奇艺打出了拉高视频付费水平的第一枪。

  5月23日,区别于其他视频平台的短期付费模式,爱奇艺正式推出全新的会员服务——星钻VIP会员,星钻VIP各种订阅方式的价格已经可以在爱奇艺APP查看,价格约为黄金会员的两倍。

  星钻会员之前会员权益的基础上,增加提供包括超前点播免费、星钻影院免费看、同时还将享受奇异果星钻会员、FUN会员、文学会员等爱奇艺旗下业务权益,并可通过移动设备、智能电视及电脑等观看。

1.jpg

  此番操作被群嘲,知乎网友称这相当于你去吃自助餐,买票之前说全场免费,进去之后却只能吃一部分。自己的会员被变相贬值了。

  让用户心甘情愿买单并非易事。

  在成本居高不下,广告收入连番下滑的情况下。在线视频持续不断的输出优质的内容是件难事,目前为止,各家都还未找到能在短时间让网站快速盈利的商业模式。

  无论是出于缓解成本压力,还是为了给资本市场一个交代,降低亏损都成为当下急需解决的问题。

  对于视频平台而言,无论“超前点播”还是提高会员标准来解救行业,都是一次尝试。但可以肯定的是,从目前用户的态度来看,这一步仍然很艰难,长路漫漫,精耕于内容,增加用户黏性才硬道理。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等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mt.cn,管理员将及时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