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现

蘑菇街财报:曾经电商第四极的直播末路

2020/06/03 16:43      刘旷 刘旷  [用户 上传 ]  


  转自公众号: 刘旷(ID:liukuang110)

  近日,蘑菇街发布了2020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不出意外的蘑菇街又亏损了。

  根据财报数据,蘑菇街2020财年总营收为8.353亿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相比下滑22.2%;净亏损为22.236亿元人民币,上年同期净亏损为10.853亿元人民币。 在第四财季蘑菇街实现营收为1.19亿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相比下滑45.3%;净亏损为1.419亿元人民币,上年同期净亏损为1.408亿元人民币。

1.jpg

  在电商重要的618大战即将到来之际,持续亏损的蘑菇街,不停招兵买马想要通过直播电商重振旗鼓。只是,蘑菇街不免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现在的蘑菇街还有足够的底气重回电商第四极的宝座吗?

  赚钱是难题

  蘑菇街财报显示,在这一季度中其又面临着亏损的问题。有着“中国时尚电商第一股”、“电商第四极”各种高大上称谓的蘑菇街,自上市以来始终没有能实现盈利。

  现在面对疫情的冲击,蘑菇街显得不堪一击。

  蘑菇街营收的两大支柱佣金收入和营销服务收入,在第四财季几近直接垮掉。财报数据显示,在第四财季蘑菇街的佣金收入为6630万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的1.165亿元人民币相比减少43.0%。

  蘑菇街表示佣金收入的减少主要是因为,疫情对电商平台的冲击以及对品牌商户佣金的豁免。还有尽管直播业务相关的GMV增长,带来了一定的佣金率,但是由于市场业务的放缓这一部分佣金率也被抵消掉了。

  同样,蘑菇街的营销服务收入受到疫情的影响出现下滑态势。根据第四财季的财报数据,营销服务收入为1820万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的7130万元人民相比直接下滑74.4%。

  而出现同比大幅下滑的原因除了疫情影响之外,还有蘑菇街业务重组导致。

  除了佣金收入和营销服务收入两大重头,蘑菇街还有一项其他收入支撑。在第四财季中。蘑菇街其他收入为3440万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的2980万元人民币相比增长15.4%。但是依旧杯水车薪,解不了蘑菇街亏损的难题。

  面对依旧亏损的蘑菇街,市场选择用脚投票。

  在5月29日,蘑菇街发布了020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的当天,其股价震荡,下跌12.3%。截止至6月2日,蘑菇街的股价为1.230美元,市值仅剩1.32亿美元。迟迟难以盈利的蘑菇街,现在却要拆了东墙西墙,去押注直播电商这一个风口。

  裁员、降低研发成本,缩减开支

  裁减员工,高管出走成了上半年蘑菇街的主旋律。

  根据36氪消息,在今年四月份的员工内部信中蘑菇街CEO陈琪宣布,蘑菇街新一轮的裁员计划即将进行,裁员人数达到140人占比14%。

  蘑菇街在财报里解释到,人员优化属于正常调整,蘑菇街聚焦于直播电商业务,所以要优化掉非强相关的业务。

  而在此前,除了基层员工的变动之外,蘑菇街还出现了高层人事动荡,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蘑菇街有3名高管离职。

  2月28日蘑菇街高级副总裁曾宪杰因个人原因离任;3月31日蘑菇街CFO吴婷婷因同样的原因离职;紧接着蘑菇街“all in”电商平台的资深副总裁、直播业务负责人金婷婷也已经在3月31日辞职。

  蘑菇街的极力节流,也在财报中有所表现出来,一系列支出都有明显缩减。

  蘑菇街2020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蘑菇街的销售及推广费用为7820万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的1.782亿元人民币相比减少56.1%;研发费用为3280万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的5720万元人民币相比下降42.6%;一般及行政费用为1150万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的4680万元人民币相比减少75.5%。

  从蘑菇街对其他方面的壮士断腕举动,不难看出其对直播电商已经是竭尽全力在狂奔。而对电商直播抱着期望的蘑菇街,是成功还是失败决定着其接下来的命运。

  难搅动直播风云

  备受失意辗转反侧的蘑菇街,想要重新回头捡起直播。

  蘑菇街在2019年5月开始,连续推出的“候鸟计划”、“双百计划、”以及“星启计划”,都意在对主播的招募与孵化,以及对现有的主播进行扶持。

  在第四财季的财报中数据显示,蘑菇街的GMV达到24.2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33.8%。其中直播业务相关的GMV达到15.8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4.1%,占比达到65.4%。

  可以看出蘑菇街对于直播业务的扶持力度之大。只是,尽管GMV较为可观但并没有转化为蘑菇街实打实的营收,在第四财季蘑菇街的营收仅为1.19亿元人民币,和上年同期相比下滑45.3%。

  同时,在蘑菇街对直播电商浅尝辄止之后,其他的虎视眈眈的对手早已经抢占地盘。

  目前的直播带货领域淘宝、快手、抖音已经形成三分天下的局面,相关数据显示,淘宝直播电商GMV在2019年达到2000亿元,快手直播电商GMV达到1500亿元,抖音直播电商GMV达到400亿元。

  和这些强势的对手相比,无论是在体量还是引流上蘑菇街并没有突出的优势。而急于抓住直播风口的蘑菇街,选择对直播继续砸下重金。

  5月28日,蘑菇街在线上召开2020年中直播合作峰会。蘑菇街CEO陈琪表示,平台将会每个月支付给蘑菇街主播3万元底薪。同时,商品如果符合蘑菇街的招募条件,将会给予品牌商或者厂商一年平台免佣或者包销的待遇。

  对接下来的电商6.18大战,蘑菇街可以说不停地招兵买马。而想要通过直播从众多对手中突围的蘑菇街,势必要面对一场苦战。

  小结

  蘑菇街作为众多后起之秀的前辈,踩准了一个又一个的风口,但即使是这样,蘑菇街至今仍然处于亏损的状态之中。急于赶风口的蘑菇街就像是扔了螃蟹,又转头去抓虾,但是到头来只能是一通抓瞎。

  现在蘑菇街又想在直播电商这一风口中,捡回一块地盘求得生存。然而现在已经不是草莽时代的电商时期了,蘑菇街昔日“电商第四极”的光环正在逐渐消失,怎么在时代大浪中生存已经是蘑菇街迫在眉睫的问题。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等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mt.cn,管理员将及时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