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头条

融创孙宏斌与联想、乐视、万科、万达、绿城五个当家人的恩怨故事

2017/07/13 18:51      创头条


  杠杆是一种巧妙的工具,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翘起整个地球。在地产界,孙宏斌就是把资本杠杆玩的最疯狂的一个,因而差点赶上万科,也因此惨遭破产,如今,更是在半年收购1100亿,成为名副其实的收购达人。

  孙宏斌与五个男人的恩怨情仇

  商场如战场,孙宏斌凭借狼性思维,在联想建起独立王国;在地产界翻起滔天巨浪;在乐视名利双收,在万达一鸣惊人。这位蹲过牢、破过产、再登巅峰的传奇人物,才智与魄力,绝非普通人可比。

  孙宏斌与柳传志 从功高震主到锒铛入狱再到资助合作

  1988年5月,这位清华大学计算流体力学专业硕士,从中国环境科学院辞职下海,进入联想,两年时间,他就把自己从普通员工变成了柳传志信赖的企业部负责人,负责联想集团除北京以外全国各地的业务发展。1989年10月起,企业部在全国先后成立13个独资分公司,营业额达2400万,作为建立全国销售网络的执行者,孙宏斌的权力版图随之扩大。孙宏斌年纪不大,野心不小。柳传志不在北京时,他把企业部变成了“独立王国”,为保下属还跟老柳公然搞对抗。哪个老板能忍这?1990年4月7日,柳传志决定调开孙宏斌,接管企业部,将捣乱分子直接开除。

  1990年5月28日,他被联想集团以「挪用公款」举报,遭警方刑事拘留。27个月之后,孙宏斌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罪名是挪用公款13万元。1994年初,减刑1年零2个月,并于3月27日刑满释放。但直到2003年10月22日,事隔十三年半后,孙宏斌提出申诉成功,他收到海淀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撤消当年的判决,改判无罪。

  1994年,孙宏斌出狱后,找到了柳传志,柳传志告诉孙宏斌:我柳传志从来没有说说谁是我朋友,但你可以告诉别人你是我的朋友。这也成为了一段佳话,因为在那年头,坐过牢的人基本上算毁了。柳传志问孙宏斌今后想干嘛?孙宏斌说要干房产中介。于是老上司出手50万,帮他重整旗鼓,算是弥补点亏欠。很快,孙宏斌在天津成立顺驰,后来在天津、北京房地产市场,他还与联想控股的子公司融科智地进行了大规模的合作。十年后,顺驰年销售额达到数百亿。2016年9月18日晚间,融创中国与联想控股双双发布公告宣布,融创中国拟以137.88亿元收购联想控股41家目标公司的相关股权及债券。

  孙宏斌挑战王石疯狂冒险 终于逼死自己

  2002年顺驰稳坐天津房地产界头把交椅,以超过15%的市场份额遥遥领先于第二名。2003年,已经进化为房地产公司的顺驰玩起了高周转、招拍挂、现金流管理的手段,全国各地到处去拿地。从2003年8月到2004年4月,顺驰先后从华北、华东和华中等拍得10余块土地,最疯狂的时候,顺驰在天津有28个项目正在进行,同时有8个项目开盘在售。

  也正是在这一年,孙宏斌在中城房网重庆会议上,向行业老大王石下战书。要知道,2002年,万科销售收入44亿,顺驰才14亿。会议之后,便有了顺驰著名的莽山会议,整整17个小时的高层会议上,顺驰宣布了自己的百亿计划。顺驰一年时间拿地近千万平方米。

  扩张需要资金,钱从哪来?顺驰的秘密很简单,就是调整付款和回款节奏,平衡现金流,俗称“五个盖子盖十个碗”。比如,表面上花了上百亿买地,但购地款的支付时间都不一样,完全可以先后错开。一旦地到手,孙宏斌只有一个要求——快:快速销售、闪电回款、火速开工。设计招投标要三个月?不行!给设计院打电话拿现成图纸;地里还是草?赶紧!上午盖售楼处下午开卖;房子施工要一年?那哪成!告诉施工队三个月必须完工……靠着逼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外加财务部一周一次调配预算,顺驰竟然扛了过来。这道理同行都懂,但没人会像孙宏斌那样,敢把自己往死里逼。为了加快流转速度,孙宏斌把权力下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一块地拿不拿、多少钱拿,授信范围内分公司自己定。

  2004年,国家开始对房地产进行调控,顺驰赴港上市的计划夭折。

  「高土地成本」、「高人力成本」、「高财务费用」的危险,随着顺驰摊子铺得越大,漏洞便越明显。2005年,顺驰的营业额仅完成80亿,拿地和项目的费用却持续增加。与此同时,本来打算11月注资的摩根士丹利临阵变卦,孙宏斌大放杠杆的游戏终于玩不下去了。

  2016年9月,奄奄一息的顺驰终于找到香港的路劲基建充当“接盘侠”。由于资金链断裂,55%的顺驰股权只卖了12.8亿。连路劲基建都承认,年底顺驰就能回款30亿,但饥渴的孙宏斌等不及了。溃败一旦开始,便难以阻挡。一年后,路劲基建拿到顺驰“卖身契”,取得94.74%的股权。属于孙宏斌的顺驰,就此成为历史。

  短短几个月后,全国各大城市的地价和房价开始疯涨,顺驰曾经的烫手山芋——土地,转眼间价值连城。

  孙宏斌与宋卫平 从朋友到破裂

  无心插柳柳成荫,2003年顺驰准备上市时,保荐人揪着他坐过牢的事不放,要他退出顺驰管理层。按他的意思,做融创,主攻高端房地产,纯粹是为了让自己有活干。2008年12月,开发商们在漫长的地产冬季中几乎冻僵,却被北京海淀西北旺地块20.1亿的成交价惊醒,“熊市地王”横空出世。在2010年10月7日,融创中国登陆港交所,一洗过去的耻辱。

  2012年起,「收购」突然成了孙宏斌与融创在地产行业的关键词。被贱卖的顺驰给了他刺激,或许也给了他灵感。这一年开始,孙宏斌开始寻找和顺驰一样陷入危机的大企业标的,绿城、佳兆业、雨润等知名房企,纷纷成为他围猎的目标,也因此成为白衣骑士。

  2011年11月,孙宏斌在无锡的绿城·香樟园买了一套房子。而前一天,绿城集团创始人宋卫平刚刚为绿城破产传闻撰写了一篇“千字文”回应辟谣,热切地盼望着绿城能够度过寒冬。2012年1月,孙宏斌获得了实质性回报,融创仅仅花5100万元就拿到了绿城·香樟园项目公司的51%控股权。半年后,融创又收购了绿城旗下上海、苏州、无锡、常州及天津5座城市9个项目的50%股权。此次收购,为了避免绿城的尴尬,绿城和融创宣布组建融绿平台。注册资本金为20亿元,绿城、融创各持有50%的股权。融创只需支付33.72亿元作为合作的对价,而绿城旗下九个项目公司的股权则全部转入融绿平台。事实上,绿城的华东5座城市9个项目,若以当时的市场价格销售,价格在450亿元左右。

  2014年5月22日,融创中国以62.98亿港元收购绿城中国24.31%股份。当年7月,融创中国团队入驻绿城,接手公司运营。孙宏斌将融创公司的多员大将调来绿城,仅在7月就补充到位29名项目总经理、24名销售负责人,将融创的绩效考核体系嫁接到绿城项目,对不良项目进行剥离,绿城公司销售额大幅提升。

  当其时,房地产限购限贷全面放松直至解禁,市场逐步从冰冻期复苏回暖。缓过气来的宋卫平不甘再被主导。五个月后,宋卫平决定毁约。他提的理由,是孙宏斌在运营过程中,仅追求公司和股东利益,忽略了业主和合作伙伴诉求,违背了公司品牌情怀。这场100多天的联姻,终告无效。经多方斡旋,2014年12月18日,相关各方订立协议,同意终止买卖协议。宋卫平搬来央企中交集团取代了融创中国,孙宏斌投资的62亿港币被打了回来。

  半年后,52岁的孙宏斌再度宣布退出收购佳兆业。这是另外一出相似的剧情——高调进驻收购标的公司,积极投入重金相助,却在尽职调查或并购过程中与创始人几度剑拔弩张,最后双方和平「分手」。

  孙宏斌与贾跃亭 慷慨解囊 鸠占鹊巢

  2017年1月,融创CEO孙宏斌与贾跃亭第一次碰面后,即对陷入资金链断裂困局的乐视伸出了援手,拿出的150亿元资金分别用于60.41亿元收购乐视网8.61%股权,79.5亿元增发乐视致新33.5%股权,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

  从此次其注资的比例来看,孙宏斌对乐视电视和乐视影视的兴趣远高于乐视网,投资之初,便将乐视的上市体系乐视网(视频)、乐视致新(电视)、乐视云、以及乐视影业与非上市体系乐视体育、乐视手机及汽车体系划清界限。

  在形式上划清边界后,孙宏斌对于乐视生态资金往来的复杂关联进行了“严格管控”。乐视爆发二次资金链断裂危机时,有媒体报道称贾跃亭亲自去乐视影视寻求援助,欲从上市公司体系输血给非上市公司。从乐视之前多次的财务危机看,贾跃亭惯用的方法就是“拆东墙补西墙”。但此次的申援被孙宏斌发给张昭(乐视影业CEO)的短信阻止了。

  7月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乐视网将重组公司董事会,提名孙宏斌、梁军、张昭为公司三位非独立董事。按照计划,十天后,乐视网将选出新董事长。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个人是孙宏斌将是大概率事件。

  孙宏斌与王健林  大手笔收购 疑云密布

  7月10日,万达集团发布公告,万达商业与融创中国达成转让协议,将集团旗下13个文旅项目91%的股权转让给融创,总计295.75亿元,融创将承担这些项目现有的全部贷款;此外,融创集团还将以335.95亿元收购万达的76个酒店。这意味着,除贷款外,融创此次收购支付金额高达631.7亿元。

  为什么会有疑云?

  万达近期被爆出资金链出现紧张,有分析人士猜测万达商业在资本市场融资遇到了困难,转而寻求出售部分资产解决资金问题,以弥补自身现金流的短缺、降低负债率,也是为在A股上市铺路。

  但事实是,融创中国今日(7月11日)公告称,万达融创并购案中,双方协商付款方式中第四笔付款方式为:万达通过指定银行向融创发放296亿元三年期贷款,随后融创向万达支付295.75亿最后一笔收购款。说好的融创收购万达,原来是万达借钱给融创收购自己。

  一位资深并购专家直言“这笔交易太不寻常”。

  他说,纯粹的股权转让,就和买卖地一样钱货两清,但此次万达与融创的交易并未做到钱货两清,中间还夹杂了一笔卖方给买方的委托贷款,这种交易结构“很不常见”。另有多位并购业务人士认为,这类融资安排也从侧面显示万达着急“脱手”这块资产。

  某大型券商投行负责人指出,这类融资安排也会带来一些潜在问题,比如委托贷款后,这块资产实际控制权到底在哪一方,后续仍值得关注。前述并购专家认为,这种交易结构让万达和融创之间的并购看上去越来越像一笔“名股实债”的融资。

  实际上,就在昨日万达和融创的并购方案一经公布,“名股实债”之说就在市场上流传。在融创与万达的交易条款中约定“四个不变”,即:项目持有物业仍使用“万达文化旅游城”品牌;规划内容不变,项目仍按照政府批准的规划、内容进行开发建设;项目建设不变,项目持有物业的设计、建造、质量,仍由万达实施管控;运营管理不变,项目运营管理仍由万达公司负责。

  还有部分人士认为,本次融资安排不能排除资产代持的可能性。达麟投资投资总监毛火友表示,在这种融资安排下,未来这块资产的实际控制和运作方如何确定还有待观察。还有一种可能性是,万达商业通过这种方式淡化 房地产 属性,从而更容易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融创融资有术。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显示,包括本次万达收购,2016年至今,融创中国对外发起的收购案近20个,总金额超过1450亿元。其中,银行贷款是目前融创的主要融资来源。其次是股权融资。第三是地产销售收入。第四是公司债和信托。第五是股权质押。

  孙宏斌为何会如此激进?

  孙宏斌曾有一段话:“人原本生活得很好,原本可以不冒险,但因为选择了梦想,而遭受到困苦和失败。虽然中国人讲究成王败寇,但为了梦想和理想而拼搏,即使没有成功,也值得所有人尊重。因为这个世界就是靠有梦想的人去推动的。”

  本文由债易收整理,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等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mt.cn,我们将及时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