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玩

分拆价值更高?Alphabet三大主业估值就超过万亿美元

2020/02/14 14:43      腾讯科技   [用户 H100上传 ]  


  2月14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等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活动中始终在呼吁拆分谷歌母公司Alphabet等科技巨头,Alphabet的市值已经超过1万亿美元。其想法是,拥有大量科技资产让公司变得过于强大。在Alphabet的案例中,旗下拥有谷歌搜索业务、YouTube和快速增长的云计算业务等。

  但市场能诱使Alphabet先于监管机构做出改变吗?Alphabet在最近财报中提供了包括YouTube和谷歌云计算服务在内的不同部门的规模和增长率,这是史无前例的披露,让市场第一次明确地评估了若将这些主要业务剥离为独立公司,其总和可能的价值。与此同时,美国多州总检察长正在对谷歌进行反垄断审查,并与司法部进行协调。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正计划调查Alphabet、苹果、亚马逊、微软和Facebook进行的诸多收购。

3.jpg

  分析潜在的分拆可能性,无论是华盛顿方面的强迫施行,还是其他方面的诱导而为,首先要根据最接近的竞争对手的估值,评估即将成立的谷歌旗下三大公司的可能价值,这些大公司将分别由谷歌搜索、YouTube和谷歌云计算业务剥离后成立。

  根据华尔街分析师的意见计算得出的估值表明,仅Alphabet最大的三项业务目前的价值就超过1万亿美元,这与Alphabet目前的1.04万亿美元市值差不多。这还不包括超过Alphabet持有的1000亿美元现金,以及2019年收入为140亿美元的一系列业务,这些业务在公司备案文件中被描述为“谷歌其他”业务。其中包括Google Play音乐服务和应用商店,以及谷歌品牌的硬件,如Pixelbook笔记本电脑。

  CFRA Research负责追踪谷歌的分析师约翰·弗里曼(John Freeman)表示,总的来说,分析指出,相对于Alphabet不同的组成部分,整个公司的估值可能被严重低估。他说:“有些分析师声称,谷歌拆分会更有价值,他们大致是正确的。拆分确实会让其失去某些协同效应,但这些业务目前的运营是将也相当独立。”

  Alphabet本身没有说过要拆分自己或进行任何重大的战略调整,该公司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谷歌搜索 VS Facebook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RBC Capital)分析师马克·马哈尼(Mark Mahaney)表示,规模最大、也是最有价值的将是谷歌的搜索业务。最简单的估值方法是将其规模和增长率与谷歌在在线广告市场上唯一的劲敌Facebook进行比较,因为Alphabet到目前为止已经细分了每项业务的营收,但只汇总了它们的盈利能力数据。

  根据汤森路透调查的50位分析师的平均水平,预计Facebook今年的营收将达到857亿美元,同比增长21%。经现金持有量调整后的市值为5400亿美元,相当于销售额的6.3倍左右。

  弗里曼说,按照这个粗略的规则计算,谷歌以搜索为主的核心广告业务价值约为7100亿美元,占该公司1.05万亿美元市值的70%。根据该公司的10-K报告,该业务在2019年的营收为981亿美元。马哈尼说,Facebook的估值打个小幅折扣可能是合适的,因为Facebook的广告销售增长速度快于Alphabet。

  YouTube与Netflix之争

  谷歌披露,YouTube在2019年的广告营收为151亿美元,同比增长36%。YouTube领先的独立可比公司将是Netflix,另一家流媒体视频巨头。Netflix采取了与众不同的商业模式,因为它通过订阅而不是广告销售来赚钱。但YouTube第四季度的自有订阅服务达到了30亿美元,使YouTube的总收入略高于180亿美元。如果增速降至30%或略低于30%,今年这一数字可能会进一步增长,使YouTube的年收入达到230亿美元左右。

  马哈尼指出,Netflix的市值是其2020年预期销售额的6.8倍,因此创收230亿美元的YouTube价值约1560亿美元。马哈尼补充道:“Netflix有很多节目制作费用,但这是开始考虑给YouTube估值的一种方式。”

  谷歌、微软与亚马逊云计算业务

  根据Alphabet的数据,谷歌云计算业务去年增长了50%以上,营收达到89亿美元。评估谷歌云计算业务价值的诀窍在于,它的两个主要的、规模大得多的竞争对手都不是独立运营的,它们分别是微软的Azure业务和亚马逊的AWS。

  马哈尼用10倍销售额作为评估AWS的指标。随着谷歌云计算服务今年的增长速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到2020年年中至晚些时候,这可能会使其价值增至1500亿美元左右。弗里曼说,“我认为他们将在云计算领域占据相当大的份额”,部分原因是Alphabet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将使他们将自己的产品与竞争对手区分开来。亚马逊、微软、谷歌的云计算业务排名不会改变,但谷歌云将获得更大份额。

  利润增长预期

  谷歌尚未披露谷歌云计算业务或YouTube的盈亏情况。但分析人士指出,亚马逊AWS 26%的运营利润率是该业务的中期目标,并表示YouTube的低节目制作成本可以让它在赶上或超过Netflix的盈利能力方面领先一步。

  弗里曼说,谷歌搜索是一台高利润率的提款机,它帮助支付许多其他押注和规模较小业务的成本,这些业务帮助提升了Alphabet的潜力,使其市值远远超过今天的1万亿美元。他说,搜索的利润在YouTube几乎没有收入的时候培育了它,现在正在为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和其他领域的努力买单,这些领域可能会引领自动驾驶汽车和其他突破。

  弗里曼指出,YouTube可能会比去年盈利18.7亿美元的Netflix更有利可图,因为其主要由用户生成的内容不会导致高昂的节目成本。它还有未开发的潜力,因为它的每用户平均收入远远低于Netflix或其他主要的网络广告公司。事实上,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布莱恩·诺瓦克(Brian Nowak)曾在一份报告中指出,YouTube将观众的时间和注意力转化为金钱的效率低于谷歌搜索。

  目前还不清楚谷歌云计算业务今天产生了什么样的利润(如果有的话),但Alphabet的主要竞争对手亚马逊和微软的云计算业务随着规模的扩大,盈利能力也在急剧上升。2019年下半年,由Azure主导的微软商业云计算业务毛利率提高了5个百分点,在公司最近公布的第二财季财报中,Azure营收增长了62%。

  因此,归根结底,谷歌的核心广告业务、YouTube和云计算部门的独立价值已经与整个公司现在的价值相当。这表明,市场要么低估了这些业务,要么根本未将谷歌115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扣除债务)计算在内。分析师们没有对谷歌亏损的“其他押注”进行估值,也没有对谷歌应用商店、硬件和其他在2019年创造了140亿美元收入的运营业务进行估值。

  弗里曼说:“即使你不是天才,你也知道谷歌的某些业务有机会成为大企业。”其他一些规模较小的业务,包括技术智库Jigsaw、智能家居设备公司Nest和网络安全公司Chronicle,都被谷歌重新吸收纳入旗下。

  目前,Alphabet披露的主要财务战略是加大股票回购力度,通过使用可用现金减少股票数量来提高每股收益。谷歌在第四季回购了61亿美元的股票,是上年同期的两倍,但年率仍为公司价值的2%左右。尽管去年产生了超过300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但该公司的普通股仍然不支付股息。

  Alphabet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2月3日告诉分析师:“截至2019年年底,我们在股票回购计划中还有210亿美元的剩余资金,我们正专注于以至少与第四季度一致的速度执行剩余的回购行动。”

  弗里曼说,华尔街预计谷歌不会在每年在资本项目上花费250亿美元,在研发上另外花费260亿美元的时候拆分自己。但他补充说,这些数字也让分析师感到放心,如果华盛顿真的坚持将公司拆分成几个主要部分,股东们可能会感觉更好。他称:“我不认为他们害怕华盛顿强迫分拆。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政府规定他们可以使用哪种广告算法。”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等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mt.cn,管理员将及时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