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观点

美团单车涨价上热搜 涨涨涨成为共享经济唯一出路

2022/08/11 18:53      网经社   


  继哈啰宣布涨价后,美团单车也宣布涨价。近日,美团单车发布的一条涨价公告,引发不少网友关注,“美团单车宣布涨价”也因此登上微博热搜。难道,涨价是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共享经济企业的唯一宿命?

  出品|网经社数字生活部

  作者|无痕

  编辑丨徐中志

  题图|网经社图库

  共享单车“刺客”来了 美团、哈啰纷纷涨价

  8月5日晚间,美团单车发布公告称,由于硬件和运维成本的增加,2022年8月10日23时起,7天、30天、90天三档骑行卡无折扣价分别调整为15元、35元、90元;而此前这三档骑行卡无折扣价分别为10元、25元、60元,也就是说,这三档无折扣价骑行卡分别涨价5元、10元、30元。“美团单车宣布涨价”也因此登上微博热搜。

  (网经社注:图片采集自微博)

  针对美团单车涨价,网友们纷纷留言吐槽,“比公交还贵,这么热的天我还骑车?”、“开始涨价了,补贴结束了”、“我还是自己买辆吧”。甚至有热心网友算了一笔账,对比公交出行,骑16分钟共享单车花费2.5元,比2元钱的公交还要贵。

  网经社通过与此前评测数据对比发现,除了美团单车,哈啰单车也对价格进行了上调,7天、30天、90天三档骑行卡原价从10元、25元、75元分别调整为15元、35元、90元;而滴滴青桔目前暂时未对价格进行调整(详见:【电商评测】三家共享单车平台价格体系对比 青桔居首 美团单车垫底)。

图片.png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字生活分析师陈礼腾表示,由于运营维护管理、车辆折旧成本等因素,使得共享单车很难成为赚钱的工具。同时,随着“免押金”模式的普及,共享单车收入模式单一的困局进一步凸显,而随着成本的不断抬升,共享单车平台只能通过涨价这种简单粗暴的形式来维持运营。但是一味地涨价不是长久之计,严重的还可能带来用户的流失。因此,如何在市场价格与用户留存之间寻找平衡点,也成为共享单车平台需要思考的问题。

  陈礼腾进而表示,共享单车在发展过程中,依旧存在着乱停放、堆积占道、人为损坏、故障车维修不及时、车辆不清洁等问题。这不仅影响了城市交通也降低了用户体验。对于平台来说,在给共享单车涨价的同时,也应该通过加强运维管理等方式不断提升用户体验。对于消费者来说,平台为其提供了出行便利,消费者也在使用上爱护车辆,共同构建共享出行环境。

  成本上涨?共享单车平台陷长期亏损

  事实上,共享单车平台涨价或许情有可原。据媒体报道,近两年,包括金属材料、塑胶在内的自行车上游原材料都在涨价,基本上涨15%-20%。作为自行车的核心零部件材料,铝锭占自行车成本的20%-30%,而其价格从13000元/吨涨到23000元/吨,涨幅超过80%。

  此外,今年4月20日,中国自行车协会方面在行业经济运行分析会曾透露,2022年第一季度自行车行业上游原材料价格同比上涨超过10%,并且受国内外经济环境影响,自行车生产有所放缓。在这样的行业背景下,上游供应链的成本上涨也在一定程度上传导到了共享单车企业。

  然而,不乱原材料上涨原因,一直以来,盈利都是共享单车企业面临的大难题。

  在2016年至2018三年间,共享单车谱写了一部激荡起伏的商业史。资本如海浪般涌入,彼时的共享单车巨头ofo、摩拜烧掉数十亿美金后,ofo出行资金问题拖欠亿级押金至今未结清,摩拜则被遭美团吞灭,二者逐渐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淹没在共享单车历史潮流中的单车品牌更是不计其数。

  本以为共享单车就此划上句号,没想到巨头在废墟上重新燃起战火。滴滴出行孵化了青桔单车;美团吞并摩拜后改名美团单车;而蚂蚁继续支持哈啰。这三家组成了维持至今的共享单车“三巨头”。

  然而,共享单车业务却并没有给滴滴、美团、哈啰带来收益,反而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哈啰招股书显示,重资产、重运营、客单价低的共享单车业务是哈啰出行营收主要来源。2018年至2020年哈啰出行的营收分别为21.13亿元、48.23亿元、60.44亿元,其中两轮业务营收分别为21亿元、45亿元和55亿元,营收占比超9成。行业竞争及共享单车较差的盈利能力给哈啰出行带来三年累计超48亿元的净亏损。

  另据媒体报道,被美团全资收购的摩拜单车2018年-2020年累计亏损接近50亿元。滴滴2021年的财报数据也显示,青桔共享单车被划分进300亿的“其他业务”的亏损中。

  此外,有此“共享单车第一股”之称的永安行财报显示,2021年永安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84.44万元,同比下降91.13%,主要系2021年度对Hello Inc.(哈啰出行)的新增投资收益减少等所致。。今年一季度,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37万元,同比下降57.33%。

  前期圈地后期收割 共享经济的盈利怪圈

  互联网企业发展过程中,逃不开前期低价竞争、跑马圈地,后期涨价“收割”用户的逻辑,诸如外卖、网约车、快递柜等等。共享经济也不外如是,基本都逃脱不了涨价的命运。

  除了共享单车,共享经济另一个赛道共享充电宝也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共享充电第一股”怪兽充电(EM.US)最新财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的净亏损为9640万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的净收入为1510万元人民币。调整后的净亏损为8970万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调整后的净收入为2320万元人民币。

image.png

  另外,据小电科技此前招股书显示,小电科技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4.23亿元、16.36亿元、19.11亿元。而公司经调整利润分别为-4471.4万元、1.94亿元、-1.07亿元,三年中仅有1年实现盈利。

  为了缓解盈利焦虑,此前小电、街电、来电、怪兽充电等也通过涨价来提高收益。但长期来看,涨价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各共享经济公司亟须构建新的增长路径,一方面通过精细化运营降本提效;另外,还可考虑基于海量用户建立强大网络渠道,在数据、流量、场景上做深耕。

  榜单收录、高管收录、融资收录、活动收录可发送邮件至news#citmt.cn(把#换成@)。

相关阅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