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玩

小米上架音频应用“耳听”,又来晚了?

2019/11/06 11:54      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郭静  [用户 上传 ]  


  10月29日,荔枝(电台)向SEC提交IPO招股书的消息,搅翻了音频行业的浪花,荔枝若能顺利上市,对于中国音频行业来说,无疑是一次极好的激励机会,余下的喜马拉雅、蜻蜓FM也有机会借此水涨船高。

1.jpg

  中国音频行业兴起于2013年,喜马拉雅、荔枝等纷纷上线,一开始他们的模仿对象是手机电台,喜马拉雅、荔枝、蜻蜓等曾经都有诸如FM、电台之类后缀名称,后来由于业务范围扩大,转向包括直播、智能硬件、有声书等业务,“FM”的title已经不足以涵盖它们,于是,喜马拉雅和荔枝都去掉了“电台”标签,电台的title太狭隘。

  到2014年,中国音频行业迎来高峰,市场上的电台类产品多达十几款,比如考拉FM、凤凰FM、蓝莓广播、豆瓣FM、酷狗FM、多米电台、百度乐播、人人电台、多听FM等,同时有几家音频平台都获得了资本市场的巨额融资。

  不过,,电台行业很快迎来了洗牌,市场蛋糕最终被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三大平台瓜分。如今,整个电台行业似乎很难再有“逆袭”的机会,但不信邪的公司永远存在。

  小米上架“耳听”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10月30日,小米在小米应用商店内上架了一款声音娱乐应用“耳听”,iOS版本于11月1日上架。

  耳听是一款纯音频应用,用户在首页即可听到相声、音乐、电影、段子、儿歌、知识等方面的内容,一共十个子频道,其首页是以个性化信息流的形式呈现。

  用户可通过小米账号进行登录,微信登录后也需要和小米账号进行关联。已登录用户可以通过右上角的“+”来录制音频内容,最短录音内容不得低于10秒钟,录音完成后,用户可以对音频内容添加图片、标题和简介后再公开分享。从耳听App首页来看,音频内容时长大约在2分钟——60分钟之间。

  就产品形态而言,耳听像是今日头条+荔枝电台的结合体,它有UGC的特性,但采用的是个性化收听方式,像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打开后,都有固定的位置,用户通过首页可以直接进入到相关子频道中,耳听则打破了这种路径,采用更简单的个性化订阅方式,并不局限于某个具体频道。

  耳听目前没有任何商业化的痕迹存在,既没有收费订阅,也没有广告,非常干净。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迎来对手

  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三大音频平台筑起的护城河并不低,中国目前音频用户在3亿左右,但绝大部分用户都被这三大平台给瓜分走了。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借的是移动互联网东风,当时的移动互联网才刚刚兴起,而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已经非常成熟,很难见到一款新兴的App会脱颖而出,即使它能够短暂耀眼,App Store总榜前十的名单中,依然是熟悉的名字。

  如今,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迎来了对手耳听。

  与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这种纯独立的音频平台不同,耳听背靠“小米”这颗大树,自然会有一定的优势,比如小米应用商店、小米MIUI等。除此之外,个性化收听方式也比目录式更吸引人心,更简单上手。

  小米折戟短视频

  巨头们看起来都非常唬人,曾经创业者们深深忌惮巨头们,“一不小心”就把他们要干的活儿给干了,不过,巨头也不是事事如意。

  雷军曾在公开信中提到,“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雷军强调互联网公司的目的很明显,借互联网公司的名义提升小米的市盈率。

  虽然雷军在着力强调小米的互联网实力,但小米在互联网业务上走的非常坎坷,比如,短视频方面,小米就曾折戟。

  2918年8月,小米注册了“围观”的相关商标,有网友发现,围观是小米曾经推出的一款小视频应用,后来被下线,小米难道想靠着“围观”重新回到短视频行业吗?截至目前,围观App并未重新上线。

  除围观短视频外,小米在2019年2月份也曾上线过一款名为“朕惊视频”的短视频应用,这款App同样是主打“个性化定制”。然而,这款App除了在上线之初获得过关注外,便逐渐销声匿迹,其目前的网页地址已经是“无法访问此网站”,小米应用商店内也没有搜到朕惊视频,很有可能朕惊视频已被小米悄然下架,朕惊视频官方微博最后一次更新是在6月24日,距今近5个月时间。

  从围观短视频下架,到朕惊视频悄然下架,小米在短视频领域算是失败了,面对抖音、快手的风光,其他短视频产品很难复制他们的路线,也很难突破短视频的想象力,即使是小米,也不行。

  短视频对于小米而言,只能算是一次很小的“试水”,小米的主业是智能手机+IoT,互联网业务也是重点之一,不过,互联网业务是智能手机+IoT的伴生业务,若没有智能手机和IoT打前站,小米的互联网业务也不成气候,根本抵不过BAT等互联网巨头的冲击。

  小米2019年Q2季度财报显示,其互联网收入为46亿元,占小米总收入的8.86%。该季度小米互联网营收增速仅15%,远低于去年同期。

  对于小米来说,最大的压力并非来自互联网业务,而是智能手机业务。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的收据显示,2019年Q3季度,小米手机在中国市场出货量为880万台,同比下滑33%,系前五名厂商中下滑幅度最大的手机厂商。解决智能手机危机才是小米当前的首要任务。

  跟短视频路线不同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同样是新兴业务,朕惊视频小米只开发了Android版,且大部分在小米应用商店内分发,而耳听方面,小米同时开发了Android版和iOS版,这跟小米在短视频方面的路线完全不同。

  如果只在小米应用商店内分发,耳听的分发范围就非常窄,除小米之外的互联网用户就无法使用耳听应用,特别是苹果的iOS用户。Android版、iOS版同时推出,就让耳听不再缩在安卓阵营内。

  耳听的路线更开放,当然,苹果、华为、vivo、OPPO等用户是否会使用耳听另当别论,开放是前提。

  会不会又是“赶晚集”?

  小米朕惊视频失败的原因很多,不过,跟大环境有着莫大的关联。朕惊视频直到109年才上线,而中国的短视频行业早就经历过两波洗牌,一波是秒拍、美拍带来的短视频热,另一波是抖音、快手带来的短视频热,2019年,短视频行业的机会非常非常少,市场蛋糕早就被抖音、快手给瓜分,其他的短视频产品也在猛追,而朕惊视频直到此时才推出,此时花费的人力、物力、财力都是天价,而小米根本不可能在这块看不到未来的新业务上投入过多精力,没有巨额资金支撑,来的又晚,自然没有朕惊视频的发展空间。

  在看到耳听跟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做对手的同时,也应该看到中国音频行业的发展情况,荔枝若上市的话,就是“中国音频行业第一股”,余下的蜻蜓FM、喜马拉雅实力也是不弱,在中国有着大量的人气和影响力,其积累的内容量和主播数量也不是现在的耳听所能比拟的。音频行业想要玩UGC,那是几年前的事情,现在纯粹的UGC内容,已经很难产出高质量内容,音频类优质内容,主要还是靠PUGC,而这方面的内容,都掌握在主播自己手里,主播,早就被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分走了,耳听凭什么吸引主播们入驻呢?人气、影响力、回报,耳听身上目前一样都看不到。

  姗姗来迟的耳听,“跑步”速度又跟不上节奏,要想讨好主播们,怕是不容易。至于用户,他们是受内容驱动而不是技术驱动,个性化做的再好,也需要依靠海量内容库才能做有效分发,耳听在这方面并没有优势,这样的结果就是,用户很容易没内容可rin听,或者用户感觉到系统个性化推荐的内容不精准后就把它卸载了。

  互联网行业也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哪里能无中生有、低成本高回报,中国互联网都发展近20年,各种赚钱的契机早都如毛细血管一样非常细分。小米要想做出爆款App,还是要学学BAT等互联网巨头的玩法,继做产品,也砸钱。当小米有了全网型爆款App,“互联网公司”的名头才能真正坐实。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等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mt.cn,管理员将及时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