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玩

为重获投资者信任 孙正义或需建持资500亿美元天使基金

2020/01/22 17:17      腾讯科技   [用户 H100上传 ]  


  1月22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孙正义(Masayoshi Son)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多产的“独角兽”公司支持者,但随着办公空间共享创企WeWork上市失败,We Co投资减记了80%,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亏损了88亿美元,他的声誉崩溃了。

  你可能会认为孙正义已经吸取了教训。但取而代之的是,他加倍下注,并计划启动持资1080亿美元的新基金,规模甚至比收只愿景基金还要大。不过,为了重新赢得投资者的信任,孙正义可能想要考虑一个不同的策略:即成为天使投资人。

  天使投资将让孙正义重新“跌落凡尘”。与软银愿景基金相比,天使基金的规模应该小得多,最多持资500亿美元。开出的支票数额也更小,最好不要超过1000万美元。更多进行创业初期谈判,不晚于A轮融资。

  这个规模更小、投资额更小、针对更早期创企投资的基金,应该可以帮助孙正义恢复声誉。但这需要勇气,他将不得不克制此前“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

  当然,这并不是说孙正义向东南亚初创企业投入数十亿美元的习惯不够大胆。但当这个企业已经拥有了产品、吸引力、品牌知名度和市场领导力时,你就不能确切地说它是勇敢的,特别是当这是在花别人的钱的时候。

  天使投资人在新公司的创业早期阶段下注,通常是在产品完全开发或获得任何收入之前。过去,这些投资者通常都是有钱人,认识创始人,拿出相对适中的现金来帮助年轻企业家。Crunchbase News的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天使和种子轮融资的平均规模为180万美元。

  2016年,当孙正义带着970亿美元的支票簿进入风险投资领域时,基于对初创公司收入、回报和增长进行仔细评估的老式的投资模式已被抛弃。孙正义的愿景基金往往投资处于创业晚期的创企,如参加E轮、F轮甚至H轮融资。

  孙正义还挥舞着他的巨额支票挑选赢家,进而提名输家,尽管其方式违背了逻辑。有媒体去年报道称,孙正义只给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12分钟的时间进行推销,然后告诉他,他的公司还不够疯狂。诺伊曼被告知,他的目标应该是让WeWork比最初计划大十倍。

  WeWork也不例外。孙正义强行投资了许多初创公司,经常迫使创始人在为软银团队效力和被软银击败之间做出选择。以在线贷款初创公司Social Finance为例,其联合创始人迈克·卡尼(Mike Cagney)称,孙正义给了他一个选择:要么接受软银的钱,要么眼睁睁地看着它流向竞争对手。最终,他接受了这笔交易。

  市场研究机构CB Insights的一份报告显示,仅在2019年,软银就是全球五轮最大融资中四轮的投资者。

  其结果不仅是像WeWork这样的创企发生内爆,而且像Uber和Slake这样的独角兽公司价值也被高估了。这些公司的股票自首次公开募股(IPO)以来一直在下跌,这也让许多创始人和投资者对孙正义和他的做法保持警惕,这可能会让他更难达成交易。

  可以肯定的是,孙正义并不胆小。他的声誉建立在数十年的勇敢押注之上,这些赌注让他、他的投资者和他的创始人净赚了数十亿美元。孙正义最著名的押注就是马云及其电商公司,后来成为阿里巴巴这样的巨头。但过去几年的情况表明,孙正义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作为斗志昂扬的年轻新贵支持者的根基。

  最近,有报道称孙正义将提供高达400亿美元的资金帮助印尼建设新首都。他已经选择加入顾问委员会,该委员会将与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和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Abu Dhabi 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一起,监督婆罗洲岛上新大都市的建设,那里距离现在的首都雅加达1200公里远。

  虽然向一个正在陷入交通拥堵和洪水肆虐的发展中国家提供建议令人敬佩,但这不禁令人觉得到孙正义可能偏离了他的核心使命。毕竟,他还有投资者和员工的利益要照顾。

  转向天使投资并不完全是出于利他主义的。Crunchbase News汇编的数据表明,这一细分市场是目前最热门的融资领域。尽管后期投资(愿景基金更青睐的类型)在过去一年里有所下降,但天使和早期投资正在上升。

  孙正义以自己是个有远见的人而感到自豪,他所设定计划的时间跨度是100年。这造就了许多头条新闻和大量的数字。但如果孙正义想保护自己的遗产,没有什么比做天使投资人更合适的了。(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等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mt.cn,管理员将及时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