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TMT

2021,造车大战元年

2021/01/21 16:25      品途商业评论 袁国宝  


  不管造车势力出自哪里,能让消费者买单的才是赢家

  2010年到2020年,是新经济改变中国商业的十年,也改变了很多人的轨迹。

  过去十年,是互联网大航海时代的星辰大海。

  在这场商业地壳运动中,你很难想象,小小的电梯间能反应中国新经济的未来。

  在中国新经济十年史中,在电梯间的屏幕中,从2010年千团大战的广告,再到2011年的电商大战,再到2014年的网约车大战,再到去年的社区团购大战的广告,中国新经济的变革跌宕起伏。

  2021新年伊始,关于汽车的大战也一触即发,不仅互联网巨头纷纷下场造车,国产传统造车也在抵御造车新势力的攻势,2021汽车市场注定是造车大战元年,注定也不会平静。

  互联网巨头布局汽车新势力

  近些年,中国出台了一系列与补贴有关的政策以推动和发展新能源汽车,这引得各个领域都想来汽车行业分一杯羹并抢占未来市场先机,在这些行业里以互联网公司一马当先。

  相较传统燃油车企来说,互联网企业拥有更多的灵活性和创新能力,且相对不受限制,由此互联网背景下的电动汽车应运而生,简称互联网电动汽车产业。

  而高手投资,多从战略的高纬度入手。

  对王兴来说,投资理想汽车不仅不是口头说说而已,而是真金实银的砸钱。

  从2019年8月开始,王兴和美团为理想汽车补充了11亿美元的弹药,在理想汽车上市之后,其最高股价达3倍之多,王兴大赚特赚。

  如今,美团系成为理想汽车的重要一极,占股23.5%。

  同为新能源汽车势力的蔚来,小鹏,威马也是被互联网巨头投资,比如蔚来,腾讯持股16.3%,成为了第二大股东,还有百度入股其中,股份不详。

  小鹏汽车是阿里持股14.4%,成为其最大外部股东,小米参股不详。

  威马汽车由百度,腾讯参股,但股份不详。

  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势力,也被互联网巨头所垄断。

  蔚来汽车和威马汽车分别成立于2014 年年末和 2015 年年初,可以说这两年是互联网造车公司开始兴起的元年,但随后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迎头赶上。

  目前,蔚来2020全年累计交付量突破4万台,达到43728台,同比增长112.6%。与此同时,蔚来总用户数超过7.5万,处于头把交椅。

  而2020年,理想汽车全年交付32624台。3万出头的交付表现远不如蔚来,但又是“蔚理鹏威”四家中唯一的3万+选手,高于仍处在2万+阵营的小鹏和威马。

  蔚来汽车的目标客户主要是“30-40 岁”之间的人群,也就是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消费者,其 6 座和 7 座大型 SUV 的定位使得“家庭”市场成为其重要的细分市场。

  蔚来汽车的定位,随着特斯拉的降价,逐渐与特斯拉相似,但从市值与销量远远不及特斯拉。

  而威马汽车的目标客户是更为“年轻”的消费者,主要面向大众市场推出人人都能买的“国民车”。因此,其产品的特点也呈现出相应的差异。除“智能”、“电动”、“个性化”、注重“体验”等标配,蔚来主张“高性能”和“极致”。

  客户定位上,理想汽车与小鹏汽车亦步亦趋,与蔚来汽车相比,理想采用增程式汽车,蔚来采用纯电模式,没有前景的技术路线,很少的销量,很微弱的顾客认可度,前期估值太高,到最后很可能落到连本身价值都不如的市值。

  小鹏汽车在2018年就实现了整车交付,但在2019年、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规模均远低于蔚来汽车,而且今年开始被后来者理想汽车赶超。

  当然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势力,还得面对三大致命问题,第一安全性,爆炸自燃率太高,第二续航问题,冬季三天充电排队很久,最后是环保问题,用烧煤的电给汽车充电加大污染同时,电池回收也是不小难题。

  传统汽车巨头与互联网巨头结盟

  2021年1月11日,百度和吉利合作造车的新闻刷屏朋友圈。

  互联网巨头与传统车企的结合,早已盛行。

  比如腾讯和长安汽车,主要聚焦车联网平台。腾讯和滴滴,带上广汽集团,推出了如祺出行。

  阿里带着上汽集团,抱上浦东新区大腿,成立了智己汽车。富士康加吉利,为全球汽车推出全球代工服务。

  滴滴不仅和宝马,开发共享出行网约车,还和比亚迪,还入股南京江南纯电动出租汽车公司。

  腾讯阿里苏宁等互联网巨头,与中国一汽,东风汽车,长安汽车成立了南京领行,以新能源汽车为主的共享出行产业。

  目前中国的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并且已经角逐两轮,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二汽)、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传统)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造车新势力,理想、蔚来、小鹏。

  2020年,上汽集团蝉联冠军,但销量降幅远超车市大盘;一汽集团凭借旗下自主品牌一汽红旗及部分合资品牌实现增长,由第三位上升至第二位;长期“合资强,自主弱”的东风集团则由第二位跌落至第三位。

  其中上汽集团和北汽集团都属于拥有完整产业链的大规模汽车集团,分别屹立于中国的南北两大中心城市——上海和北京。

  两大集团旗下都涵盖整车制造、零部件研发与生产、出行服务、汽车金融等板块,稍有不同的是,北汽集团还涉足了通用航空、现代农业装备和技能教育、工业设计领域。

  在乘用车整车制造领域,两大集团都通过与世界著名汽车公司合资建立了多个整车企业,例如上汽集团的上汽大众和上汽通用,旗下有上汽大众、斯柯达、别克、凯迪拉克、雪佛兰五个乘用车品牌,北汽集团的北京奔驰和北京现代,旗下有北京奔驰和北京现代两个品牌。

  同时,两大集团都拥有实力强大的自主乘用车品牌,涵盖传统燃油车和新能源汽车,如上汽乘用车公司的荣威、名爵和上汽大通汽车有限公司的上汽大通,北汽集团的北京汽车、北汽昌河以及北京新能源。

  长城汽车是中国最大的 SUV 制造企业,旗下拥有哈弗、WEY、长城、欧拉四个汽车品牌。

  吉利汽车集团隶属于吉利控股集团,旗下拥有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及其附属公司和领克汽车,本文的主要分析对象是吉利汽车集团旗下的吉利汽车和领克汽车。

  长城汽车和吉利汽车是传统民营车企里的佼佼者,除领克汽车外,两家车企旗下所有的品牌都是国产自主品牌。

  比亚迪在客户关系维护、渠道升级、技术平台开放等方面努力改变原有的传统模式,加上其自身原是电池业务起家,企业还涉及电子、新能源和轨道交通等产业。

  互联网巨头与传统车企的合作,绝不仅仅只在于造车,还在于出行产业的互补和延申。

  硅谷巨头进军汽车市场

  在共享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背景下,汽车行业不再是制造商的天下,行业之间的边界变的愈发模糊,跨界发展成为潮流。

  有特斯拉等造车新秀通过电动车进行行业革新,谷歌、百度等科技巨头引领了自动驾驶革命,优步、滴滴等平台利用共享经济新模式也跃上了汽车产业革命的舞台。

  车企面对的压力不再仅限于同行,而是来自四面八方。COX 汽车资讯的分析师 Karl Brauer也为传统车企拉响警钟:“这是汽车生产的一个重大变化,市场正在抛弃传统汽车,导致整个行业数十家汽车制造商产能过剩。”

  面对这种局面,丰田作为知名在位汽车制造商,其 CEO 丰田章男对跨界入侵者非常重视,并将他们划为直接竞争者,表示“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再只是制造汽车的公司。

  像谷歌,苹果,甚至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都是我心中的竞争对手。”丰田总经理吉姆。阿德勒也预测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丰田可能会因环境的变化遭受巨大损失“汽车产业正在发生巨变,丰田等知名汽车制造商,一旦无法适应环境变化,将会面临更大的风险和挑战。”

  目前硅谷巨头正在进入造车行业,不同于中国车企针对广大的消费者,谷歌与戴姆勒,正研究自动驾驶卡车,其还和菲亚特,正开发自动驾驶商用货车。

  亚马逊旗下公司ZOOX,正研究自动驾驶出租车。

  而手机霸主苹果也拉上现代,一起造车。对于投资者来说,苹果造车并不稀奇,

  早在2014年,苹果就挖角过特斯拉,对于苹果来说,其每一代产品都是在抓风口,并做出超越市面上现有产品十倍好的产品,以绝佳的设计和用户体验占领市场,无论是最开始的麦金塔,还是后来的iMac,iPod,iPhone都是如此。

  国外巨头不只关注硬件,还关注软件,比如车载系统,谷歌,苹果,微软纷纷发布了软件系统。

  2014年6月,Google推出了使Android终端与车载通信设备联动的车载系统“Android Auto”,翌年5月宣布在韩国现代汽车的2015款索纳塔上搭载这一系统。

  只要将Android设备连接车载通信设备,就能在车载通信设备的触摸屏上使用Google地图或其他Android设备上的App。音乐播放、网络搜索、短信收发以及电话拨打等功能都可以组合使用。

  无论从自动驾驶还是软件系统,电动车的方向是智能化和自动化,智能化首先硬件沉余要超前和足够,汽车不像手机迭代速度快,硬件落伍了,再强的软件也没用,好比一个人四肢不行,大脑再强也是残废人;新能源车下一步的重点,就是加大软件和自动驾驶芯片的研发。

  不管造车势力出自哪里,能让消费者买单的才是赢家,硅谷的科技发展毋庸置疑,特斯拉的销量就是很好的例子。

  汽车制造商应该认清未来时代发展的方向,提前做出发展规划,并积极随着外部环境的改变进行自我战略的调整,避免被时代所抛弃。

  同时,应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选择转型的策略,未来汽车的发展方向是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和共享化,因此未来的出行市场也将是高度智能化与共享化,所以制造商首先要以自己目前所拥有的资源为核心优势,并与拥有互补性资源的企业进行跨界合作。

  榜单收录、高管收录、融资收录、活动收录可发送邮件至news#citmt,cn(把#换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