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现

谷歌CEO皮查伊访谈:科技无法解决人类的所有问题

2018/11/09 14:26      腾讯科技 乐学/编译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20年的发展历程中,谷歌现在面临的挑战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员工们对于它处理性骚扰指控的方式感到愤怒。高管们因为与美国国防部合作开发人工智能遭到抗议。谷歌还决定在明年关闭它的社交网络,因为该社交网络遭到了数据入侵。

  然而,负责领导谷歌的人不是该公司创始人拉里-佩奇,或谢尔盖-布林,甚至也不是该公司前CEO和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相反,现在领导这家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公司的人是桑德尔-皮查伊,一个从小在印度金奈长大的、说话细声细语的工程师。

  小时候,皮查伊是一个嗜书如命的人,并在知名的印度理工学院念书。后来,他还到斯坦福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念书,并在那里获得了更高的学位。毕业后,他曾先后在应用材料公司和麦卡锡工作。在2004年,他加入谷歌。

  皮查伊帮助谷歌开发了Chrome浏览器。在2014年,他开始承担该公司的搜索、广告和安卓等的工程和研究工作。在2015年,他被提拔为CEO,并在去年列席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董事会。

  下面是皮查伊接受《纽约时报》专访的主要内容:

  记者:给我们讲一讲你在印度金奈的成长经历。

  皮查伊:我的生活一直非常简单。我们住在在一个不起眼的房子里,有些房间出租给了租户。我们睡在客厅的地板上。在我小的时候,我们那里发生过旱灾。那时候,我们感到非常焦虑。直到现在,如果我不在床头放上一瓶水,我就睡不着觉。别人家的房子里都有冰箱,我们家等了好久才终于买了一台冰箱。这在我们家是很大的事情。

  但是,我有很多时间来读书。我读了很多书。我能够找到的书我都看了一个遍。我读了狄更斯。当朋友们在玩街头板球的时候,我就在读书。读书是我生活的全部内容。但是,我从来没有感觉到缺少什么。

  记者:到斯坦福大学念书是怎样的情景?

  皮查伊: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我一直梦想在硅谷工作。我知道那里是一切奇迹发生的地方。我记得我到了加州,在一个寄宿家庭里呆了一周时间。

  当我在印度理工学院读书的时候,我很少有机会接触到电脑。来到斯坦福大学后,这里有很多实验室,你可以天天接触电脑,并在上面编程。

  记者:你在14年前加入谷歌。你感觉它还是你最开始加入时的公司吗?

  皮查伊:在我刚加入谷歌的时候,我深深地感受到这是一个充满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的地方。我现在仍然可以在我们做的很多事情中看到这种理想主义和乐观主义。但是,时代不同了。现在,现实主义似乎多了一些。我们也遭遇了很多失败。但是,公司里总有一股强大的理想主义存在。你今天依然能够看到它。

  记者:你对你的家人使用科技产品以及长时间盯着屏幕看持有什么态度?

  皮查伊:当我周五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真的希望有几天时间不再碰我的设备。但是,我根本做不到。我真的感到很矛盾,因为我发现我的孩子们可以从这些设备中学到东西。我的儿子现在11岁,他已经开始挖矿以太币来赚钱了。而且,他对整个世界的运行方式以及商业的运作方式开始有了自己的看法。

  每一代人都在担心新的科技,感觉这次不一样。例如,我们的父母曾担心摇滚明星猫王对孩子们的影响。因此,我总是在问这个问题:“为什么这次就不一样了?”尽管如此,我也意识到现在的变化要比以前来得快很多。我的儿子现在还没有手机。

  记者:像谷歌这样的科技公司为什么看起来很容易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禁止色情和暴力,但却很难根除政治宣传、虚假信息和不适宜孩子们的内容?

  皮查伊:对于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这个社会有时候有明确的界定。但是,有时候,它也很难给出清晰的界定。自由言论和仇恨言论的区别是什么呢?美国和欧洲对于这个问题的界定是完全不同的。在美国,我们积极捍卫的视频,到了欧洲就可能会被认定为散布仇恨言论。

  人们可以说他们不相信气候变化是真的吗?或者疫苗不管用?这真的是很难界定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人在做出评价,而人有时候是会犯错的。

  记者:这个月,全球有2万名谷歌员工参与了抗议活动,反对公司对待性骚扰指控的方式。你现在想对员工们说什么?

  皮查伊:员工们之所以走出办公室参加抗议活动,是因为他们希望我们变得更好,希望我们证明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承认和理解我们做错了一些事情。我们公司现在的运行方式已经变得完全不同了。但是,经历这样的抗议活动之后,你会学到很多东西。例如,我们建立了员工反映问题的渠道。

  记者:公司出了士气方面的问题吗?

  皮查伊:全世界都在面临各种挑战。就谷歌所做的事情而言,我们感觉我们始终处于风口浪尖上。但是,当人们说,“哇,现在怎么有这么多困难啊?”我总是会说,“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适合生存了。”我经常想象我在世界历史上不同时期生活的情景。如果你活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或大流感,或经济大萧条,那么还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如果你出生在20世纪60年代,你会发现马丁-路德-金被枪杀了,肯尼迪总统被刺杀了,我们还在越南交战,而且还有冷战,古巴导弹危机。总是,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适合生存了。

  尽管如此,我们人类面临着越来越复杂的问题。作为像谷歌这样的公司,我们有了更高的使命感,我们总感觉重任在肩。我感觉人们都精神抖擞,想要改变这个世界,让它变得更美好。

  记者:你担心硅谷会丧失竞争力吗?

  皮查伊:没有人说硅谷将始终是全世界最具有创新的地方。它并不是天生就是这样的。但是,我相信,在我们谈话的这个时刻,硅谷正有人在悄悄地研究一些新的东西。10年后,当我们回头来看的时候,我们会感觉到这些东西非常了不起。我们现在处在科技发展的浪尖,就像以前的互联网一样。

  记者:你觉得硅谷会保持那种让你初来乍到时感觉印象深刻的乐观主义吗?

  皮查伊:在硅谷,那种乐观主义仍然存在。但是,这种乐观主义附上了一层深思熟虑。事情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们对于事情的思考增加了。我们对我们所做的事情有了更多的思考。但是,这里仍然有更深层次的东西:科技无法解决人类的所有问题。靠科技解决一切问题是一种天真的想法。我想,我们太过于依赖科技来解决问题,我们也太过于指责科技是问题的根源。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等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news@citmt.cn,管理员将及时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