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TMT

轻松筹不轻松,但很健康

2021/01/26 15:29      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 吴大郎  


  文丨吴大郎

  出品丨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

  一个失去双臂的男孩站在灯光璀璨的舞台上,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2017年5月,他刚刚接触到轻松筹,有一天,他接到一个家属打来的求助电话,当他来到医院,刚刚进入走廊上,就听到一个男人在大声嚷嚷:“我已经是肝癌晚期了,我不想治疗了,家里也没钱治疗了,我要回家,我不想死在医院里面。”

  他走近那个男人,告诉他:“我是志愿者,是来帮助你的。”男人却反问:“你自己连手都没有了,怎么来帮助我?”男孩没有说话,掏出手机,用嘴唇打开了轻松筹平台,输入信息文字,成功发起了大病求助项目。

  当项目发完,男人若有所思,问:“我能和你聊一聊吗?”临走时,男人又问:“我能和你拍一张合影吗?”那个下午,这个肝癌晚期的男人一共问了3个问题,三个问题的答案留在了他的心里,催生了“面对疾病的勇气和力量”。

  这个故事的讲述者是“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罗小小,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轻松筹的筹线下顾问。“我走近他们,不能直接给予他们金钱上的帮助,但是可以给予他们精神上的力量,用生命影响生命。”在2020年12月3日第四届轻松筹公益盛典上罗小小说。

  “让每个家庭都拥有应对疾病的勇气和力量”,这大概是轻松筹这样一个“大病众筹”平台,6年来,给予普通老百姓最大的意义。

  但回首过去6年间,轻松集团走并不轻松。

  简单来说,轻松集团做了很多事,帮助了很多人,但也受到了不少误解,盈利更是不容易。无论是大病众筹、还是互联网保险、健康医疗,细算起来,每个业务都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而回报却来得不那么快速。

  以大病救助筹款为例,轻松筹需要雇佣大量的服务人员对用户申请大病众筹做初步业务调查,前期轻松筹收取2%的服务费,但后期,竞对把手续费的行业标准拉低到0,这更让行业做上了赔本生意,变成了一项纯成本支出。

  而在网络互助行业,为了覆盖案件调查审核、产品运营、技术投入等支出成本,平台一般会收取8%的管理费,但根据蚂蚁金服相互宝事业部总经理邵晓东的说法,这8%的管理费还无法完全覆盖成本。

  此外,说轻松筹不轻松,还表现在外界对这家公司的误解。

  要知道,对于互联网公益这种商业+慈善的新模式来说,似乎大家作为旁观者的误解,更为深刻。比如,部分用户由于不了解轻松筹的发展阶段,而误传轻松筹会对求助者进行收费。

  实际上,从2017年5月起,轻松筹的个人求助业务就实现了手续费全免,且贫困项目还会通过平台给予额外1000元的补贴。

  也有不了解轻松筹的运行机制的用户,误以为筹款和提现会有一定的与平台绑定的限制条件。而轻松筹平台,则明确表示,永远不会有任何强制行为,既没有提款金额限制,也可以随时提现。

  虽然诸如此类的误解不断,澄清不止。但误解的作用,也并非全是消极、负面的。一方面,误解是考验平台应对能力,从而助力自我成长的市场挫折;另一方面,误解更是驱动平台更加谨慎、有序的外在监督。

  对于平台来说,如何让公众更好地理解和认知到,互联网公益平台的合理性、合法性和必要性,对社会公益模式的重新塑造,至关重要。

  轻松筹,不轻松但很健康

  欧洲著名的管理大师弗雷德蒙德•马利克在其管理学著作《正确的公司治理》一书中指出,要从一个企业的市场地位、持续的创新业绩、盈利能力等6个方面去评价一个企业是否健康,这样才能避免企业管理者为了迎合投资者的贪婪和自身利益所进行的短期行为。

  一个企业要健康发展,做百年老店,一定是一个均衡的系统,而不能追求单一方面的最佳。因此,成长、盈利、现金流是一个“等边三角形”。

  从以上指标看,轻松集团是一家健康的公司。

  轻松筹2019年实现全年盈利,现金流良好。依托互联网+保险转入互联网+医疗的赛道,单一的销售驱动变成多角度的服务驱动,轻松集团的盈利模型比以往更加健康。

  了解一家公司,首先要了解这家公司诞生的背景。轻松筹是通过搭载在微信朋友圈的熟人社交,解决“乞讨”的信任背书和渠道问题,而微信支付解决了资金流向与存取问题。

  2021年1月19日,在微信公开课PRO上,张小龙说:每天有10.9亿用户打开微信,有7.8亿用户进入朋友圈,一定程度上,轻松筹也是踏着微信福利成长起来的公司,贯穿了移动互联网迅猛发展的黄金十年,商业化迸发出巨大能量。

  2014 年9 月,依托微信社交红利,以微信支付为推手,轻松筹快速积累了筹款的第一批用户。

  三个月后,2014年12月,轻松筹获得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IDG资本和道生投资。与水滴筹背后的腾讯投资相似,IDG资本一路为轻松筹输血。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轻松筹医疗救助板块共上线2.3万个项目,筹款金额1.8亿元,参与人数380万人,到2016年8月,其累计注册用户达到8607万,累计筹款项目98.64万个,获得了1.56亿人次的支持。

  而在2016年1月,IDG资本和德同资本对轻松筹进行了1500万美元的B轮投资。3个月后基于大病互助模式的"轻松互助"上线,不到一年其用户就超过了600万。

  2016年6月,轻松筹完成2000万美元B+轮融资,由腾讯、IDG、德同资本、以及同道资本共同投资,此时公司估值3.5亿美元。拿到此次融资的轻松筹,在2016年底正式上线"轻松保",开始涉足互联网保险市场。

  2017年1月,轻松筹获得2800万美元的C轮投资,IDG旗下成长基金、德同资本、腾讯投资、同道资本为投资方,估值为4亿美元。

  2020年,轻松集团再度传出谋求新一轮融资的消息,预计公司估值将为20亿美元。围绕筹款用户的健康需求,陆续推出的互助、保险、健康的业务,帮助轻松集团实现自身造血。

  实现自造血的轻松集团与竞对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不以融资为第一诉求,而是做一家具有社会企业基因的互联网公司。

  一家具有“社会企业”基因的公司

  每一家企业都有自己的价值观,而轻松集团则致力于做一家具有“社会企业”基因的公司。简单说,就是以解决社会问题、推动社会进步为首要目标。

  而通常人们理解的“企业”,除了赚钱似乎没有其他的存在价值。实际上随着社会进步的多元化趋势,只将赚钱列为唯一发展目标的企业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路也会越走越窄。

  轻松筹作为大病救助模式的开创者,开创了国内网络互助的先河,为此后国内这一领域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探索并且验证了模式。

  作为行业的领头羊,轻松筹在各个方面受到相关部委认可,并搭建起了覆盖全国的医院、社区网络。2016年9月,轻松筹成为首批入选民政部指定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之一,彼时,水滴筹等多家网络互助平台还刚刚起步。

  2020年,国务院扶贫办社会扶贫司开展了志愿者扶贫案例研究项目。“轻松筹微爱互助站”项目入选国务院扶贫办“2020年志愿者扶贫案例50佳”。

  “轻松筹微爱互助站”发展至今,已与怀化市20余家医院合作建立了大病救助站,累计帮助5328名大病患者筹集善款1.079亿元,开展慰问活动122场,参与志愿者1300人次,志愿服务时长2478小时,发放慰问物资57255份,价值538.5127万元。

  根据2020年年度众筹app排行,轻松筹位列第二位。

  而最近被推到风口浪尖的互助业务,其本质与保险类似,都是风险管理,所以“稳”成为生存的第一要素。轻松互助自成立以来,用户数量、分摊金额常年稳定,即便在行业“雪崩”的情况下,依然保持健康。

  蚂蚁集团旗下的相互宝,曾创造了一年加入会员数破亿的奇迹,成为了国内网络互助计划的标杆。到2020年11月,该平台会员一度达到1.06亿人最高峰后,但很快便迎来“雪崩”——参与分摊人数快速下滑,截至目前已连续四期环比负增长。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1月第1期,相互宝参与分摊人数为1.01亿人,较前一期减少118.89万人。

  水滴互助同样面临这一困扰。数据显示,2019年水滴互助创下了该平台最高会员人数顶峰,参与分摊人数超过4352万人,但在此之后参与人数逐步下行,目前分摊会员数1290万人,仅为最高峰时的三分之一。

  根据红星新闻统计,轻松互助的分摊人数位列第二名,仅次于相互宝。

  从轻松筹的报告数据可以看出,无论是筹款还是捐款,四线及四线以下城市的下沉地区,都是其主力用户区。

  轻松筹之所以在下沉市场能保持深层次的吸引力,首先是自身的业务逻辑对于下沉市场用户的痛点,具有相当的针对性。

  其次,轻松筹也构建了更为完善的业务路径,以基础性的大病救助、社会化的“轻松互助”新模式和轻松保的事前保障,来帮助用户匹配更契合自身情况的救助措施及医疗资源,从而在体系化策略上,更符合互联网公益的市场发展趋势。

  除了在用户区域上的下沉爆发,轻松筹对于年轻群体的公益力量崛起,也有其主体把握。

  从市场地位来看,轻松筹四大主营业务均位列行业头部。在过去6年的发展中,轻松集团凭借科技基因和高性价比保险产品策略,早已积累了大量的人气。

  借助流量优势,轻松保险也实现了显著的变现成效。自上线以来,轻松保严选与保险公司通过大数据、互联网渠道和的反向定制展开合作,为需要保障的人群提供了更有力的保障。

  此外,据行业知情人士透露,轻松保严选未与保险公司有排他协议,大小公司均有合作,更大的扩大了保险品牌和品类;开放性更强,而其他平台多有互相排他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轻松保严选存在的价值不仅是帮助保险公司卖保险,帮用户推荐合适的产品。还在于怎么利用数据和技术,帮助产品在设计过程中做到更精准的风险计算,从而挤掉“水分”,给用户极致的性价比产品。这是轻松保严选基于轻松筹大病救助的场景、数亿用户的数据池,给互联网保险带来的价值。

  根据胡润研究院所发布的《2020中国互联网保险中介服务平台Top10》榜单中,腾讯旗下微保、蚂蚁集团旗下蚂蚁保险以及轻松集团的轻松保严选位列前三。

  长期主义者的诠释

  如今,互联网行业瞬息万变,一家企业由生到死可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要衡量一个企业的价值,除资产表象外,还要衡量它的创新和长远发展能力。轻松集团的创新意识与大局意识在于,轻松集团更加看重医疗健康领域,而这里,有更大的增长空间。

  要知道,大健康是一种贯穿人衣食住行和生老病死的全局理念,互联网+医疗还有极大的突破空间,大健康产业所能创造价值也不可估量。

  轻松保严选所属的互联网保险领域,未来蕴藏着1.4万亿的产业规模,在国内的200多家商保公司中,仅有不超过10家在进行医疗网络的搭建,专业服务能力严重缺失。在需求持续增长,市场空间广阔,而进入壁垒极高的情况下,谁能率先打通产业链,整合医疗资源,形成完善的医疗服务生态,谁就能占领市场,赢得先机。

  不仅是保险,轻松集团作为健康保障平台,为用户提供的不仅仅是看病的保障,其致力于的还在于用户的健康管理。

  除了轻松集团自身事前的“保”、“健康”,事中的“筹”、事后的“公益”,构建了一体化的健康保障体系。而且,轻松集团健康平台的定位,更加关注事前的保障。

  2020年9月21日,轻松集团发布了“一城一保百城普惠健康保障计划”、中联朵尔互联网肝病中心、慢病管理联盟2.0三大健康保障战略。其中“慢病管理联盟2.0”,将发力慢病管理市场。

  轻松集团以慢病为切入点,在为用户提供更多增值服务,还能带动公司生态协同服务。站在预防的角度,与医院、药店及保险打通,辅以慢病管理能力的支撑;轻松集团匹配优质医疗、医药资源,再添一道风险保障的健康险服务。

  从2020年5月份,轻松集团投资控股银川朵尔互联网医院的动作来看,健康产业才是杨胤的终点。杨胤曾表示:“我们说在长期主义的坚持里,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远方,是符合我们长期价值观的变化,而不是像拿着别人的钱,获得短暂收益的快乐。”

  健康是用户最朴素的追求,也是轻松集团的追求。正如杨胤所说,“我希望你一辈子都用不到轻松筹,但如果你需要,全世界都会在这里帮助你,“长期主义者的核心是长期价值。要实现长期提供价值,长期收获价值,首先得是一家健康的企业。很高兴的是轻松集团的发展始终都非常健康”。

  企业的发展,就如同一场马拉松,既要保持十足的动力,又要具备耐力与耐心,只有坚持长期主义,企业才能行稳致远。做大健康行业更需要耐心,不能只看短期,轻松集团未来要做的,就是和用户共同成长、与用户互相成就。

  轻松集团旗下众筹、保险每一个案例,每一个用户的每一次分享,都不仅是个人的保险意识、健康理念的提升,还让大健康意识播种在其他用户心中,并且互相影响。这将带来健康医疗整个行业的成长与繁荣,让这块蛋糕越来越大,实现用户、企业、行业、投资者的四项共赢。

  “评价一个人或者一家公司是否拥有长期思维和能力,就是要看他们到底是带着理想、带着热忱投入,还是像雇佣军那样以赚快钱为乐。”轻松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杨胤在2020创业邦100未来商业峰会上说到,“轻松集团做的是有社会价值的事情,我们就一定要带着热忱、坚持初心,把它做到最好。”

  而这,正是对轻松筹长期主义的最好诠释。

  榜单收录、高管收录、融资收录、活动收录可发送邮件至news#citmt,cn(把#换成@)。

相关阅读